「韩国和日本影视的比较」从2004、2005年韩剧还以狗血剧著称的时候就已成为中文圈经常出现的话题,经常在PTT日剧版豆瓣等影视论坛战得血流成河。根本原因是我们对日本和韩国优秀影视作品了解得太少,尤其是对日本的了解。

日本历史上80%以上的优秀电视剧(这里我指的是获得日本国内及国外重要奖项的剧,不是日剧学院赏那种三流奖项)没有中文翻译(更不要提当年很多电视剧现在连完整档案都没有),有翻译的也差不多超过一半作品中文翻译水准堪忧(尤其是1990年代-2010年,几乎全部都需要重译)。相对最近10年播出的较好一些,但仍有约30%的优秀日剧没有靠谱的中文翻译。而,日本优秀电影(获得过日本三大电影赏和文化厅艺术祭的)也是类似的状态。

另外,日剧是极度依赖台词的剧种,幸好英文翻译大多靠谱,所以不是最近几年在电影节/电视台/OTT播出的日本影视剧,我建议能看英文字幕的就去看英文字幕。而韩剧就几乎没这个问题。因为韩剧的崛起是在最近10年,大部分优秀韩剧都可以在Netflix和其他OTT看到比较靠谱的中文翻译。

所以,中文世界往往是拿能看到的10%(甚至更少)优秀日剧去和几乎全部优秀韩剧去比,且不提两者有没有可比性,这么比对日剧也不公平。

作为一个看过1950年代至今大部分日剧(当然是现在能获取到的)的「电视儿童」,以下着重介绍一下日本电视剧,浅谈一下韩剧与日剧行业的比较:

一、根据播出平台分类的日韩剧比较

日本现在各平台每年新制作和播出超过350部电视剧(今年应该会突破400部,在1970-80年代每年可能会超过500部,作为对比:目前韩国一年大概不超过150部,英国一年大概100部出头),其中日本会拍摄大量1-2集完结的特集电视剧(SP,在欧美称为电视电影,英国也会拍这种类型的电视剧,但不像日本那么多),所以要把日剧一概而论还是很困难的,有必要按照制作与播放平台来讨论。

1. NHK(日本放送协会)

日本放送协会制作的电视剧不会完全以市场为导向,它注重娱乐性的同时还要考虑剧集的主题和品质,像我们耳熟能详的晨间剧和大河剧就是NHK剧集的代表。

NHK不仅仅有大河剧和晨间剧,它还会在每周4-5个时段播放新的电视剧(大多以4-8集完结的迷你剧为主)。这些剧集会被中文世界的观众所忽略,是日剧中最被低估的部分。被忽略的原因主要是演员阵容在中文观众看来不华丽(其实是以演技派居多)、民间字幕组很少去翻译(字幕组成员以偶像演员的粉丝为主)。

NHK剧集品质除了在2004年左右发生了一系列不详事时导致剧集数量和品质大幅下降外,自1953年开播以来一直很稳定。NHK的地上波频道包括NHK-G(综合台)和NHK-E(教育台),卫星频道包括BSP,BS1,BS2,BS4K和BS8K。播放电视剧的主要频道为综合台和BSP频道。

作为对比,韩国有3家公共媒体,包括KBS(韩国广播公司),MBC(文化广播公司)和EBS(韩国教育广播公司)。其中KBS和MBC会制作和播放电视剧,但大部分剧集的品质在韩剧中属于普普通通的水准(这两家的剧和NHK相反,很少会关注各种社会议题和人性的描写,火起来的都是类似《太阳的后裔》这种剧),中文世界的观众除了偶像剧外也相对很少去看这两个台的电视剧。

而台湾的第一家公共媒体是1998年建立的公视(PTS)。公视似乎直到2016,17年的时候才找好发展方向(蔡英文政府推出前瞻计划,由政府投资影视业,出现了作品《我们与恶的距离》),关注社会议题,关注本土历史等等。

你不能要求公共媒体到国际上文化输出,毕竟这不是公共媒体的主要责任。

2.民放

日本的民放台根据讯号的传输方式主要分为,地上波(无线台)和卫星放送(卫星台)。在韩国等国家还有有线台。但,有线台在日本并不主流。我把韩国有线台的讨论放在卫星台那节。

2.1. 地上波

日本超过200家民放台几乎全部是以在京五局为首的五家广播电视网下成员,比如总部在大阪的准核心五局,YTV(读卖电视台,NTV系),MBS(每日电视台,TBS系),KTV(关西电视台,CX系),ABC(朝日放送,EX系)和TVO(大阪电视台,TX系),以上10家电视台(及富士系的THK(东海电视台))是民放台制作日剧的主力军,而分布在日本其他40多个县的地方台,偶尔也会制作电视剧(多为庆祝开局周年时)。

四大民放台制作的日剧,应该是最为中文区观众所知的。其制作风格和水准在1950-1980年代前期和NHK差不多,在1970年代达到过巅峰(TBS当时一台就可以凭电视剧和NHK分庭抗礼)。但,自1980年代中后期趋势剧的崛起,民放剧(主要是富士和TBS两台)的风格大变,把日剧传统中的家庭剧、社会派剧和刑事剧扩展成多种类型的剧集,也就是被中文区观众津津乐道的90年代日剧。

21世纪后,四大民放台的日剧逐步走向衰落,进入到现在萎靡不振的状态。伴随着四大民放台电视剧衰落的是东京电视台(TX)剧集的崛起,东京电视台将深夜剧发扬光大,其中的亮点剧集是温暖人心的小品剧。而各地方台也经常拍一些根植本地文化的剧集,常有佳作。

韩国最大的无线台是SBS(首尔放送),其近年来制作水准并未比KBS和MBC高多少。所以,比较日韩的公共媒体和商业广播的无线频道,日剧靠着文化积累对韩剧还是有不少优势的。

2.2. 卫星台

1990年代,WOWOW和很多名导演合作拍了不少获奖电视剧(以单集SP为主),但一直没有DVD发售,也没重播过,所以不好评估剧集的水准怎么样。WOWOW似乎也不把这段时间播出的剧当成自家制作的。2003年,WOWOW开始投入大量资源拍摄电视剧,其剧集的主要特点是主题多为社会议题,多改编自日本社会派小说(有时也请名编剧原创),导演大多是请电影界的导演,所以WOWOW的剧集其实更多反应的是日本当代社会派小说的水准。如果导演技巧高一些,剧集的水准有时也会提高很多。但一些中文圈的观众觉得剧集节奏慢,矛盾冲突不激烈,所以对WOWOW的剧集评价不高。

而韩国的两大有线台JTBC和tvN,这两家是撑起最近10年韩剧崛起的中流砥柱。像《想回答》系列,《秘密森林》,《机智的生活》系列,《辅佐官》和《检察官内传》都是这两台的作品,但这两台开局的时间只有10年出头。

JTBC和tvN剧集,在韩国国内的崛起得益于其作为「有线台」的体制:有线即需要付费,可以设定观剧的年龄限制,所以剧集题材的选择和主题挖掘的深度都很自由,也吸收了不少韩国影视人才加入(就如WOWOW在2008年在日本业界刮起的《潘朵拉》旋风,也吸引了很多日本影视人才);在韩国国外的崛起除了剧集本身的高品质外,还借了Netflix等其他OTT的东风。

大约在5年前,JTBC和tvN播出的剧集也会在Netflix上搭配各国字幕全球同步播出,这是韩剧在国际上能打响口碑的关键举措。像韩国这样第一时间把自家优秀剧集全球播出的例子极为少见,不仅是日本,即使是欧洲电视剧强国英法德,西班牙和北欧国家,也没有这么做。

3. 串流媒体

日本国内的串流媒体,有如主攻年轻人群体的Abema TV,富士台旗下的FOD,TBS和东京台共建的Paravi,朝日台旗下的TELASA(电视台旗下的流媒体以自家电视台播出剧集的番外剧为主)。而,Netflix对日本影视的投入远远早于韩国。

在2016年,Netflix自制日剧中最优秀的作品《火花》就已播出,而Netflix第一部自制韩剧是2019年的《王国》。但,只从近2年来看,Netflix韩剧的播放量远远高于日剧。Netflix制作的大多数日剧,如近年来比较火的《全裸监督》和《今际之国的闯关者》其实剧本水准远不如同题材的《马赛克日本》(WOWOW)和大量大逃杀题材的日本影视剧,只是Netflix的剧集制作费充足,布景可以做得很豪华,且宣传做得好。

JTBC,tvN和Netflix制作的韩剧兴起不过10年,优秀剧集大多扎堆在近5年。但以日剧黄金年代(1970年代)产出优秀剧集的数量和水准来看,韩剧这一时期还远远称不上是「黄金年代」,至少要等这段风潮过去之后才能盖棺论定。

二、四大民放台日剧衰落的原因,我总结一些人的看法如下:

1. 编剧人才的断层

从日本方面的调查数据显示,想成为电视剧编剧的年轻人并没有减少。所以,有编剧培养机制的问题导致年轻编剧能力差和电视台给的机会太少导致年轻编剧没有机会两种被提出的原因,还有这两种原因共同导致的恶性循环。

2. 四大民放电视台的方针

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四大民放台过于在乎节目的收视率是被诟病的一个原因。

上层过于在乎收视率,就会导致第一线的电视剧制作人畏手畏脚,不敢选择太冒进的题材,所以导致我们看到的日剧漫画(尤其是少年漫和少女漫)改编满天飞的现状。我并不是说选择漫画改编有什么不对,但日本优秀的漫画远不止少年漫和少女漫,有非常多的刻画日本社会现实题材的优秀漫画,却只有NHK会选择这类漫画改编。所以,才有日本有那么多优秀小说和漫画,日剧却难看的一个原因(压根不改编优秀作品)。而且过多的改编并不是长久之计,优秀编剧都是要靠写原创剧本磨练出来。像台湾第一流的人才不会选择进入影视制作界。而作为对比,日本各大电视局的制作人和导演从1950年代开始几乎都是东大,京大,早大和庆应毕业的。

3. 艺人事务所在业界有很高的话语权

目前,日本比较大的艺人或演员事务所(如杰尼斯,奥斯卡,研音,星尘和东宝)推出的年轻演员大多演技不行,但却一直占据很多热门或有优秀剧本电视剧的主演位置。

三、评价日剧前至少要看哪些剧集

附上2011年日本20位电视评论家,作家和教授评出的全年代日剧TOP30(目前在各种平台上可以看到其中的26部),我想中文世界那些号称资深日剧迷的人可能连其中的5部都没看过吧(注:这里的《白色巨塔》指的是富士台1978-1979年播出的版本)

四、内容与演员的差距

以热门韩剧《鱿鱼游戏》举例,李政宰的演技至少可以对标到内野圣阳,朴海秀的演技差不多可以对标到现在的瑛太。

现实是,日本影视业人员参与Netflix制作的热情并不高。Netflix从2016年至今自制日剧大概是15部左右。而这15部剧中,几乎没有顶级导演和编剧的加入(除了和每日电视台合作的《深夜食堂》续集),演员称得上顶尖的只有中谷美纪(还是看在好友蜷川实花的面子上)和为《全裸监督》压阵的资深演员们,其他主演Netflix日剧的演员,要么是「离经叛道」的山田孝之,要么大部分是求翻身或转型的年轻演员,比如主演《火花》的林遣都,出演《全裸监督》的森田望智和恒松佑里。林遣都在这之后才出演了晨间剧,大河剧和民放黄金档的重要角色。

韩国的演员有意愿参演Netflix制作,但与日本不同的是,韩国是非常多的顶尖演员,比如李政宰,裴斗娜,孔刘和刘亚仁。我做一个不一定恰当的对比,这套阵容对应到日本差不多是本木雅弘、安藤樱、妻夫木聪和苍井优。但是,本木雅弘和安藤樱今年唯一出演的电视剧是NHK的《流行感冒》,妻夫木聪和苍井优今年唯一出演的电视剧是NHK的《光说无可奈何是不行的》。而且像天海佑希、尾野真千子和安藤樱这样的日本顶尖女演员,经常是去NHK教育台参加为小朋友播出的教养节目。相反,李政宰、曹承佑和裴斗娜这样的韩国演员已经至少有5年以上没出演过韩国任何无线台(不论是公共媒体,还是商业广播)的电视剧了。

所以,你会发现日本电视界还是固守着NHK大河/晨间>>四大民放黄金档~NHK其他剧>WOWOW非深夜剧>东京电视台深夜剧~其他台深夜剧>网剧的优先级。

五、全球范围兴起的有线台和串流媒体对日本地上波的冲击不像对韩国的那么大

日本社会发生改变的速度相对很多国家慢很多。有人喜欢这种保守和安定,有人认为这样会丧失机会,没有远见。但不论怎样,日本影视界还是在改变,像现在参与制作出演东京台的深夜剧已经被日本顶尖的编剧导演和演员接受。如,有新闻报道:Netflix请大石静和宫藤官九郎写剧本,Disney+宣布的开拍日剧有井上刚(NHK顶级导演),柳乐优弥、草彅刚和太贺的加入都表明了这一点。

日本不似韩国那样快速地把大部分资源转到付费台(JTBC和tvN)和付费流媒体(Netflix)。这样的结果是,一个日本人只要有电视,不用付费就可以看到日本优质的电视节目(NHK不付费也是可以看的。外国人也可看NHK综合台和教育台的直播,只是画面上有个大水印)。但是,一个韩国人,大多数时候是需要付费看本国的优质节目的。韩国这样的做法对本国大多数国民(如年龄大的人,经济不宽裕的人)会有什么影响需要时间来验证。

附:

日本业内有影响力的日剧奖项:

第一级:日本电视界三大赏 – 文化厅媒体艺术祭电视剧部门,放送文化基金赏(包含电视剧部门和给演员编剧导演颁奖的个人赏),银河赏电视部门;艺术选文部科学大臣赏和大臣新人赏电视部门(每年各1人,主要颁发给电视剧制作人,导演和编剧);向田邦子赏:专门颁发给电视剧编剧的奖项。

第二级:日本民间放送联盟赏电视剧部门和ATP赏电视剧部门。前者是评选每年民放台优秀剧集的奖项,后者是评选每年日本各电视制作公司制作的优秀日剧奖项。

以上各奖都是创办40-70年的奖项。

第三级:东京国际电视剧节。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子品牌,表彰日本的优秀电视剧等作品,每年10月举行,设作品赏、个人赏、特别赏奖项。

第四级:Confidence赏,按季度颁发的奖项,由各报社记者评选,但因为武汉肺炎,从2020年开始就没再举办,不知是否终止了。

第五级:日剧学院赏,最为世界范围内日剧观众熟知的奖项,也是在日本媒体(还有各种中文营销号)声量最大的奖项,但也是目前在业界最不被看重的奖项之一。原因有三:一、有观众投票,在一定程度沦为粉丝刷票奖;二、评审自从1994年第一次颁奖以来万年不变;三、也是因为开放观众投票,所以最后几乎只有四大民放的剧能入选(因为看的人多)。还有什么日刊体育,TV Life举办的纯投票奖,可以当成负指标奖。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