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是中共军队进入朝鲜作战的第二次战役中在长津湖地区发起的一场战役,其核心目标是想用突然袭击、分割包围的战术全歼美军王牌军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但最终的结果是美军顺利突围撤离,中共损失惨重。

这场战役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朝鲜率先发动对韩国的侵略战争后,联合国军于1950年10月初反攻进入朝鲜,10月20日,联合国军攻占了平壤。金日成的军队基本被消灭殆尽。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预计朝鲜战争将在圣诞节前结束。

就在金日成这个侵略者政权即将覆灭的节骨眼上,中共以不宣而战的方式悄悄介入了这场战争,派遣了大量作战力强悍的正规主力部队,冒充志愿人员的名义,对联合国军发起了大规模突然袭击。长津湖战役,就是这个节骨眼上的关键一战。

电影《长津湖》就是以这次战役为背景,由陈凯歌、徐克等人联合监制并执导,由知名战狼演员吴京等人主演的一部红色主旋律电影,其主要内容就是讲述了一个志愿军连队在极度严酷环境下如何坚守阵地奋勇作战,为长津湖战役做出贡献的故事。

这部电影再次激发了大陆观众“美帝是纸老虎”的强大自豪感。但,一个巨大的问题摆在眼前:长津湖战役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为什么中共要过了足足70年才来拍?

我们先来看看两个中共自己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1. 主导长津湖战役的第一主将、中共第9兵团司令兼政委宋时轮,在战役刚刚结束的1950年12月11日,就向中央军委递交了《第9兵团对东线作战的检讨》,与此同时,参战的第20、27、26三个军以及各部门也都分别做了检讨。

宋时轮自己对长津湖战役的结论是这么写的:这次作战打得很不好,不仅未能全歼美陆1师及第7师,反遭巨大减员,严重缩小战力。

2. 中共头号党媒“人民网”在2014年的时候,曾经刊登文章,证实中共元帅之一的刘伯承在评价长津湖之战时说美军能够全身而退这很了不起。

事实上,刘伯承是在南京军事学院教学时针对长津湖战役总结了这么一段话:长津湖一战,一个兵团的兵力围住美国陆战第1师,没有能够歼灭,也没有能够击溃,付出了10倍于敌人的代价,让美军全建制地撤出战斗,还带走了所有的伤员和武器装备。

刘伯承提到的一个兵团,就是宋时轮的第9兵团,该兵团总人数约15万人,下属20、26和27三个军都是华东野战军的精锐部队,尤其27军是公认的王牌军。而美军陆战第一师只有2万人左右。实际上,刘伯承还没有提到的是另一个更加让中共难堪的数字:美军不但自己全身而退,还成功掩护了数量高达九万八千余人的难民一起撤退。

去年11月25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在纪念长津湖战役70周年的推文中曾经再次提到了这个重要的细节。

为什么中共损失惨重仍然没能达成歼灭美军的目标呢?

相关说法是中共遭遇了大面积的冻死冻伤等严重的非战斗减员,才导致战斗力大减而作战失败。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是由于朝鲜战况紧急,原准备在辽阳、沈阳等地稍事休息并更换御寒棉衣的第9军团,只在沈阳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

而据称当时士兵穿着的都是华东温带的冬季服装,非常单薄,入朝后又遇到了50年一遇的严寒气温,夜间最低温度接近摄氏零下40度,所以才导致了大面积冰冻伤亡。

也就是说,官方的意思是,这是遭遇了罕见寒流的天灾造成的。志愿军是在克服了巨大的自然灾难的情况下,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帝,从而演绎了又一出人定胜天的戏码。

这个说法看上去很美,但却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揭穿谎言的不是别人,是中共自己。

根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开国第一战》披露的数据,第9军团的伤亡数字是“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人,冻伤严重而不治3,000人。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32.1%,严重冻伤达22%。”我们按照九兵团总兵力15万人来计算,官方公开承认冻伤了4.8万人,其中严重冻伤达到3.3万人,直接冻死的就超过4,000人。

如此惨重的冻伤减员,的确可以说是触目惊心,而且这与中共士兵普遍没有厚棉衣等御寒衣物是直接相关的。

但我们看到一个奇怪的事实,就是根据中共自己出版的《抗美援朝后勤战争后勤经验总结资料选编:军需类》一书中收录的记载,第9兵团实际上是领到了大量的厚棉衣、棉帽等御寒物品的。

根据发放的记录,第9兵团入朝时下辖三个军总共约十五万人,在截止11月18日的时候,总共发放了棉衣141,413件,手套234,000付,各种棉鞋172,331双,各种棉帽185,319顶,棉背心185,876件,绒裤5万条。从这一数字来看,除了棉衣还有约1万的缺口,其它手套、棉鞋、棉帽、棉背心基本都是足够甚至超额发放了。

在参战的3个军,在事后的工作总结中,普遍提到的都是缺粮,对缺御寒衣物说得很少,20军的报告中对御寒衣物短缺问题甚至一个字没提。

也就是说,九兵团并非是像传说中那样,穿着单薄的华东地区棉衣就投入了战斗。但为什么我们又看到大量资料都显示,在战场上的确有大量士兵都是因为衣着单薄才被冻伤冻死的呢?这些下发的大量御寒衣物都到哪里去了呢?

这背后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部分部队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把领到的御寒衣物下发到第一线的士兵手里。另一个原因,是指挥部为了让部队尽快到达伏击地点完成包围圈,对参战部队下达了几乎是超越极限的行军命令,这导致很多参战部队为了抢行军速度,强行命令士兵放弃厚重笨拙的棉大衣等御寒衣物。

对于前者,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部分御寒衣物没有下发到第一线,官方没有明确说法,这背后可能存在后勤管理混乱或后勤官员轻视了严寒气温影响有关。

至于后者,最典型的就是27军,该军的确存在部分缺少冬装的情况,但据多处资料和当事人的回忆录都显示,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过江之前把领到的冬装留在了国内,目的就是为了加快行军速度而要求所谓的“轻装前进”。

20军也有相同的情况,他们在向长津湖开进过程中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把原本领到的大衣皮帽等衣物直接扔掉。尽管在轻装的当时,气温还不是很低,但指挥官们似乎并未意识到部队马上就要进入高寒地带,而且寒潮即将袭来。

比如,20军180师师长彭飞就下令全师丢掉大衣和棉被,轻装前进,导致部队进入阵地后大批冻伤;另一个缺乏常识的典型例子是26军231团的政委李杰,他下令对全团冻伤伤员直接用热水烫脚,结果导致冻伤进一步恶化。据事后参与救援的志愿军老兵回忆,他们进入下碣隅里时,看到成群的志愿军伤兵在雪地上到处乱爬,寻找食物,根本无人过问,形同乞丐。

这些荒谬现象的背后,是视士兵生命如草芥。如,26军一个工兵营为了修一座桥赶进度,直接下令该营一个排的官兵跳进冰河打桩架桥。在零下20度的冰河水中浸泡一夜的结果,就是全排都严重冻伤截肢。

类似这样的例子当时在第9军团非常普遍,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第20军的89师冻死冻伤减员500余人,相对就少了很多;第26军78师的233团冻死冻伤减员151名、该军77师231团3营枪炮连冻伤减员只有9人、而88师炮团1连特别要求做到行军换单鞋,驻军穿棉鞋,露营合铺等,结果全连只有1名士兵冻伤。

歼灭“北极熊团”:又一个谎言?

中共官方一直宣称,此次战役的一大战果是全歼了美军王牌的北极熊团三千余人,并缴获其团旗,这是中共建军历史上唯一一次成建制歼灭了美军一个团。

但实际上,被中共歼灭的所谓“北极熊团”全称叫做美军第31团级作战队(英文缩写为RCT-31),因为指挥官是来自北极熊团的团长麦克莱恩,所以在美军中普遍称其为麦克莱恩特遣队(Task Force Maclean)。

后来因麦克莱恩重伤被俘,由第32步兵团第1营营长费斯中校接任指挥,所以美军文献中一直称呼其为费斯特遣队(Task Force Faith)。

真正的31步兵团(北极熊团)英文缩写为31st IR,而费斯特遣队是由北极熊团下属第3营加上第32步兵团第1营,外加师属炮兵营的两个炮兵连混编组成的团级作战单位,是一支联合国混编部队,并非真正的北极熊团,也不全都是美军。只是这支特遣队最初由麦克莱恩指挥并携带团旗,所以中共也就鱼目混珠将其叫做北极熊团了。

此外,中共所谓的全歼也是为了忽悠大众。费斯特遣队总共只有3,288人,以极为劣势的兵力抵挡中共军队2到3个师围攻达4天之久,成功掩护了美军陆战一师撤退。最后虽然建制被打散,但最终仍有约1,600人成功突围,除了将约一千一百五十多名伤兵送医,还有战力的四百九十多人被组成1个营,归属陆战1师继续转战,费斯特遣队编制撤销。

而真正的北极熊团31团编制仍在,余部在经过整补后重建了团部,在第二年继续作战,还参加了无人不知的上甘岭之战。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