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5号线沙口路站有ABCD四个出口。

A口

沿着黄河路,走过京广线,从地下通道走上来首先会看到沙口路站的A口。郑州人停车几乎可以说毫无秩序感,双向车道可以停出三排车,A口外面也歪七扭八地停了一排车,绕过地上的水坑和车辆,我走上了站台口。

来这里献花的人并不多。但旁边2米开外的花坛上始终坐着两个男人。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拿着三束菊花,用黑色纸包好,走上台阶,蹲下把其中一束花的黑色包装纸整理齐整,放在了身前花丛中,起身深深鞠了三躬,然后带着剩下的两束花离开。一个穿着蓝色背心的达达快送员迅速放下一大束花,鞠躬离开。一位大爷站定看了一眼,很快背着手转身离开。

image

下午四点,这里有14碗胡辣汤,2包烟盒,8个抽过的烟头,4个毛绒娃娃,2包洋葱圈,1个手撕面包,1瓶哈尔滨啤酒,1杯奶茶。

image

image

image

D口

A口的正对面是D口。横穿过马路,一个挂着佛珠上了年纪的男人在高声唱诵经咒,末了说:希望在这里逝去的亡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

image

一个中年男人拿出一瓶彩陶坊白酒,一盒黄金叶,3个一次性的纸杯,把酒倒上,蹲在台阶前抽了3根烟插上白酒包装盒底座。他定定地站在台阶下,在胸前和额头划了2次十字,做了5分钟的无声祷告。最后,侧身拿起墙根下的酒子,一边抹眼泪一边走向旁边的面包车。

image

一个妈妈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小女儿拿着花走上台阶,儿子拿着手机开始拍视频,妈妈立刻阻止了他,放下花,她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娃,牵着他们一起对着地铁口3鞠躬,女儿突然哭了起来,她转身抱起孩子放在肩头,一言不发带着孩子们离开了。

image

一个带着大金链子,大金手表,穿着绿色真丝裙蹬着高跟鞋的中年女人,穿过外围的人群,把自己玫红色的手拎包和车钥匙放在身后的地上,拿着三柱高香鞠躬,包装完整地放在了烧香用的火纸上,迅速转身离开。

image

一个穿着黄色防晒衣的UU跑腿小哥疾步上台阶,把一束花放在最右侧位置,俯身拍照,转身离开。

C口

和D口在同一侧的是C口,也是这四个地铁口里唯一一个有围挡的口,透过缝隙可以看见围在地铁墙边的一圈花。围挡的外面,草坪上也有人献花,还有白酒、安慕希酸奶、士力架,还有西瓜桃子香蕉等水果。

image

image

一个年轻人左手拿着花束,右手拍下这束花和地铁口的背景。或许纪念本身也需要纪念一次。围挡外面的黄河路和沙口路十字路口,有两个警察在巡回。

image

B口

在这里看向马路对面,就是更多人所知道的沙口路站B1出口。

image

image

这张在朋友圈流转的照片来自九派新闻赵翔

image

在这里,献花和围挡成为一种禁忌又成为一种允许。在头七之后的两天,B1出口更像是打卡点,一个人要穿越重重人群走进白色的地框内,在众目睽睽和无数手机的见证下鞠完一躬。

image

无所谓这些花儿中有多少是饿了么和达达跑腿送的,它们静静地站在地上,挤在一起,就像下面地铁里高峰期时人贴人的窘迫,在这里它们尽管享受着自由的呼吸却逃不开凋落的命运。

image

无数的卡片中,这份有名有姓有故事的情谊彻底击中了我。

image

image

cdtimg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