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里有一句非常流行的俗语叫做“窟窿不会自行消失”,打个比方:

有一个班级,班里头有40个普通学生,2个班长,8个班干部,每个人2块钱班费,一个月100块钱。 2017年班里提出一个设想,叫做10年之内打造一流班级,具体项目有课堂翻新,新足球场,新书本和新乐器,总共花费10000元,差9900怎么办?班长A说,“我家开矿的”,班长B说,“我家运输业的”,班干部表示“我们每个月都能收100班费”。 于是以“资源,服务,班级信用,预营收”为基础信用,去学校学生部做了一个“信用评级”。 

做好以后,班级创立一个新东西,叫“2027年到期,4.5%帐面利率,信用债债卷”。债卷的面值为1元,但是经过债卷估值后,全学校都觉得,班长A他家有矿,班长B他家有运输,班里还有营收,这个也太稳了呀,我买他的债卷包赚不赔,还比银行利息高,我多的钱买这玩意吧。这么一炒,债卷实际估值达到了1.1元,一下子班级就揽到了10万块钱,比预想的1万元多10倍。

而这10万块钱的信用债认购来自四面八方,其中A档信用债利率最低,风险最低,周期最短,效益最高,那么就给班里50个人和他们的亲属认购了,包括班长A、班长B他爹; B档信用债次之,但是也符合程序、营收、利润标准,于是公开发行给其他学校,即外校,做“外资信用债”,还雇佣了一个叫“安永”的著名英国会计师把关审计,以示班里处处和规矩。C档利率低,周期长,风险高,那么就卖给学校里其他韭菜。

这下班级可牛逼了,建了新教室,新大礼堂,新足球场,新体育馆,新游泳馆,高价从班干部小姨子开的文具店里买了旧书本翻新,高倍价格从班长他四叔那买了一大堆破烂乐器。班长A,班长B也因这么牛逼的业绩升为校团委书记,原来的班干部也得到了提升,皆大欢喜。

但是故事远远没有就此结束!

班级的10万信用债带来了每年4500块钱的债务利息,而班级唯一的收入:年班费营收只有1200,怎么办呢?于是班里开始尝试拿新建立好的教室啊,乐器啊,书本啊办一些课外班,争取盈利。

不办不知道,一办吓一跳。今天校长要求免费使用新教室,明天体育老师要求免费使用新操场,后天教导主任要求免费使用大礼堂给自己儿子办婚礼,不给班里钱不说,班里还得拿班费随份子!

之后,班里开设的其他课外班也出现了问题:由于班长他四叔卖的乐器都是垃圾,消费者不认,不学了; 班长他小姨子卖的旧书里面金瓶梅都有,实不登大雅之堂。 总的来说就是亏损严重。

两年过去了,2019年班级还亏得起,毕竟10万还没花完呢,但是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呢?

这时候已经接任班长的“原班干部”想了一个好办法,他发行一个新的“到2028年,帐面利率5.0%,信用债债卷” 比原来周期短,利率高,而且’以帐面看来比最初班级腰身更粗壮的班’为信用根基:想当年一穷二白,借着班长AB家的威势,和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信用评级”能融到10万。 结果,效果非常好,这次债卷在市场上1元面值,被估值到了1.2元,总共募集到100万。

大家看到这里其实就能明白了:1.班级的盈利能力基本没有增长过,一直都是100块钱一个月的班费,甚至因为要给各种校领导提供便利,还要搭钱进去。班级的核心资产比如大礼堂,也没有形成有效流通和增值,还一直在被“关系单位”占用着;2.班级的债务利息从没到有,经历了0-4500-50000每年,还不上钱就开始新一轮的击鼓传花和庞氏骗局。

班级的信用债债卷估值每玩一轮击鼓传花,就虚涨本金的10%。班级的ABC三档债务结构,能够给最高层的内部利益相关人带来极大的优先的无风险的利益。2017-2027版,4.5%利率的债卷中,班长AB的亲属在2018年已经按照A档债务合约,优先把最丰厚的利率回报变现了,剩下的挤压过的不良债务留给了市场和社会,然后拿2019-2028版的举债去偿还。而班长A和班长B 都在2020年毕业了,由于在校期间业绩显著,担任过校团委书记,出社会后也一片光明,最后庞氏骗局破裂,也审计不到他脑袋上,破裂时审计的是在任的班长班干部。

了解了【班级】的这个玩法,你就明白了华融是个什么玩意,窟窿到底怎么出来的,赖小民这只替罪羊为什么尽快要枪毙,因为不枪毙了他,再追查就要追到班长AB,班长亲属,教导主任甚至校长身上了。

现在的问题在于,由于过多轮的击鼓传花,“校外债”这部分爆雷了,别的学校的可不管你这个,你班长A家里矿给过我吗? 我吃过你班一口大米吗? 你们大礼堂和足球场我免费用过吗? 我不在你的体制里,我给你个鸡吧面子? 你没给我2021年你的财务报告,曹尼玛你是不是庞氏骗局玩我呢?

更关键的是,这个钱,校长可不会给你兜低,绝对不会! 今天给你班垫底了,明天就要给其它班垫底。都这么玩,学校就玩黄了。

不垫底,债务还在,账目也在,债卷还在流通,利息还在支付,怎么办呢? 哎,难道宣布班级解散? 那也不行啊,可能产生连带效应,对学校整体运营产生问题,更怕学校学生和家长人心浮动,影响管理就完了。

最后的办法,只能是一个,叫做所谓的“不良资产重组”。

我先把班级现任班长抓起来,杀了他,说都是这小子玩猫腻,然后班干部处理几个,紧接着我把班级从教务处序列除名,校财务先跟他脱开关系,免得还的拿学校学费救他。然后,我把班级分拆重组,其中第一份41个学生,然后我把大礼堂,教室,足球场这些优良资产都给它,改名换姓0债务,于是一个新的,比原来还强大的班级诞生了。剩下的9个学生,我让他们每1个学生背1/9的债务,再把这9个人各自分配到其它班级,然后把这些班级的班费提高到每个月200块钱,慢慢还债,实在换不起了我就增加学费,收书本费,学杂费,学生拉屎费,篮球场磨损费,食堂门口过路费,东一点,西一点,我给他化整为零,泯灭于无形。

这就是中国国资企业信用债及金融衍生行业的现状!击鼓传花炫天彩,玩不起了割韭菜! 校长就是中共,班级就如同华融,被杀的原班干部就是赖小民,给班级把一切表面债务和审计捋顺了的那位会计师“安永”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际知名的臭流氓ernst&young 大中华区事务部。这个会计金融债卷服务公司以“分网单独运作”为模式,在欧美做极为正规的生意,给苹果,亚马逊等服务,在中国就跟共产党机构玩这个。

华融会不会倒闭?

华融不会倒,中共也不会拿自己的金融系统去救。华融远远超过1.6万亿的实际债务也不会凭空消失,保下拆分后的华融主体后,坏账会拆分,用税务,新债务等名义分摊到民间,让韭菜承担。 至于普通人,你只会感觉到超市里白菜猪肉又涨价了,吐了口痰,骂了句“资本家真黑!共产党应该获得更大的权力去监管他们,救我们草民于水火”。

于是乎,新一轮的皆大欢喜开始了。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