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米

《漂流欲室》:2000年第57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

这是金基德最早受到大规模关注的电影,算是他的成名作。
他凭借此作在国际上得到了认可,也在韩国遭受了厌恶。
据说本片在放映时,有的观众因为画面太过残忍而狂吐不止,有的则干脆昏厥过去,眼不见为净。
金基德在《漂流欲室》中将自己的残忍美学发挥到了极致,本片也被认为是金基德冲击力最强的作品。
女主人熙真是一个漂亮的女老板,她在一片长满芦苇的湖上拥有一座水上宾馆。
早上她驾驶小船接送宾馆客人,顺便卖点鱼粮给当地渔夫,晚上她则翘首弄姿慰藉前来入住的男人。
一天,前任警察贤植因杀掉不忠贞女友而逃到了熙真的地盘,贤植准备吞枪自杀,但熙真却在他举枪时,突然潜到他脚下,并将一把刀插入他的大腿中。
熙真要救贤植,她用疯狂的性爱为他疗伤,让他活在生与死之间。  
他想要离开,却又离不开。
性爱的欢愉让贤植对熙真产生了既古怪又亲密的感觉,两人就像鱼勾和鱼饵一样,相互拉扯,在这座世外荒源上演着疯狂激烈的情欲大戏。
在片中,女主是个哑巴,男主也不说对白,金基德用影像和他们的肢体诉说着自己对生命的感触。
高潮与痛苦齐飞,希望共绝望一室。这是一部让男人和女人都感到疼痛的电影。

《收件人不详》:2001第58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

本片是金基德为数不多带有沉重家国情怀的电影,和韩国另外三位大导演——李沧东、朴赞郁和奉俊昊一样,他们都以各自早期的成名作表达了自己在历史巨浪前的无力感,这可能是韩国导演们的共同话题。
金基德说:“对于每一个生活在韩国六十年代的人来说,政治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不过和他们稍有不同,虽然诸如朴赞郁和奉俊昊等韩国大导都热衷于展现性和暴力,但他们反对的更多的是体制,而金基德反的是自己,是作为个体的人本身。荒谬的体制是由荒唐的人组成的。
《收件人不详》中有三个少年。
尚武是母亲在战争期间与美国黑人士兵所生。战后,黑人美军回国,不甘的母亲一封封地向美国写信,但每次信件都被以“收件人不详”的理由返还回来。
尚武走到哪里都受到歧视,被人叫做“杂种”。无处发泄的尚武常常把气撒到母亲头上,经常对母亲拳打脚踢。尚武的母亲有一个屠夫情人,每次母亲挨打后,屠夫也会殴打尚武。
女孩吴乐小的时候被哥哥误伤了一只眼睛,一直苦于没钱做手术。为了治好眼睛,吴乐只能委身于美国大兵。
尚武的好友恩吴靠画画谋生,因体质纤弱,经常被混混欺负。
恩吴爱上了吴乐,经常去偷窥吴乐。
尚武忍无再忍,在暴怒之下宰了屠夫,并割掉母亲的乳房,最终摩托车祸丧命水田。
吴乐在治好眼睛后,因不从美国兵摆布,又再次将自己那刚刚治好的眼睛刺瞎。
美国兵眼见不妙,撒腿想跑,但被恩吴用箭射中下体,恩吴也因此入狱。
最终这三个少年,死的死,瞎的瞎,还有一个锒铛入狱。
《收件人不详》是金基德所有作品中人物最多,叙事最复杂的作品。通过塑造这些荒谬且悲剧性的人物,他以一种几近自残式的手法,揭开了这个民族心照不宣的伤疤,让人们直视那腐烂的肉。这可能也就是韩国观众不能接受金基德的原因吧。

《坏小子》:2002年第5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

故事依旧是金基德最爱讲述的淫界奇事。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为让这个女的也能爱上自己,他便设计了这个女人。
亨基是个不说话的小混混,一天,他在街上遇见了女大学生森华,顿时被她的美貌所吸引。
亨基注视着长椅上的森华,森华却根本没有把混混亨基放在眼里,更别提有任何好感。
亨基为让这个女人能爱上自己,就设下陷阱。
在森华去书店时,她立刻被人盯上并敲诈了一番。最终,森华不得不以出卖肉体来偿还巨债。
亨基深爱森华,但又知道对方无法接受他,因此,惟有将森华毁掉,让她沦为妓女,自己才能和她匹配。
每次森华卖肉的时候,亨基都在反光镜后默默地看着森华。
金基德给本片设置了两个结局。其中一个是,亨基路死街边。另一个结局是,森华也终于爱上了亨基,和亨基一起,开着一个大货车,到世界各地,边走边卖。

《撒玛利亚女孩》:2004第5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最佳导演银熊奖

这是金基德第一次在国际影坛上获得大奖,之前最多也就是个提名。
本片又名《援交天使》,既援交,也是天使。
和金基德以往那些充斥着残忍和毁灭的电影不同,本片自始至终都紧扣救赎这个宗教命题。
花季少女倚隽和洁蓉依靠援助交际筹钱,为的是实现他们去欧洲旅行的梦想。洁蓉负责卖,倚隽负责揽。
寻求欢愉的男人越多,两个女孩子离梦想就越近。
可惜意外发生,重伤后的洁蓉求倚隽带她心爱的男人来见最后一面。男子答应来见洁蓉,却想要和倚隽交媾。
倚隽对男子的这般想法感到惊讶,但为了友谊,她献出了自己的身体,而洁蓉选择了自杀。
最终,倚隽开始干起了洁蓉的活,在卖淫中找到了完成救赎的路。
她将钱还给从前的那些嫖客,她并不当自己是妓女,而是认为自己是在救赎,救赎嫖客,救赎洁蓉,也救赎自己。活脱脱的圣女和天使形象。

《空房间》:2004第61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最佳导演银狮奖

同一年先后在欧洲两大电影节上都拿下最佳导演奖,这对金基德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但他的成功却让韩国人更加厌恶他。
在影片获奖后他说:“能在威尼斯获奖是因为观众没有带着任何偏见来看这部电影,但在韩国,如果我期望支持率达到50%,那就是我错了。”
除了金基德和他的电影本就在韩国本土不受待见外,此次《空房间》的女主角李成延,还曾因为拍摄“慰安妇写真”而被当作“韩国公敌”。
所以虽然影片得了大奖,但在韩国,本片直到上映都没做太多宣传,生怕触动韩国观众敏感的神经。
不过这并不妨碍《空房间》成为金基德在电影艺术上的代表作,它将金基德对白极简主义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在全片88分钟的时长里,只出现了三句台词——“啊”、“吃饭了”、“我爱你”。
男主泰石居无定所,每天骑着摩托,以发传单为掩护,到处找家里没人的房间。在确目标后,他便在晚上偷偷撬门进去,在这个陌生人的家里小住一会。
他从不顺走任何东西,甚至主动帮忙做家务、打扫房间,然后在主人回家前悄悄地走掉。
一天,他在一个富豪家里遇到了女主善华。善华浑身青肿,美丽却忧郁。逃走后的泰石始终惦记着善华。
当泰石再次返回善华家时,刚好撞上了正在虐待善华的丈夫,泰石当即出手,带着善华离开了房间。
从此,这两人就这么一道,从一个陌生人家住到另一个陌生人家,一起分享着空房间的孤独和快乐……
虽然本片仅3句台词,但观众在金基德影像的刺激下,丝毫不会觉得沉闷。电影在各式空房间自如切换,饱满了影片的同时,也是一次对金基德美术功底的展现。

《呼吸》:2007年第60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

这是金基德首次入选戛纳主竞赛,也是金基德首次与华人演员张震合作。
本片从张震扮演的死囚割喉未遂,失去语言功能开始,让张震免去了不会韩语的困扰。
因此本片也延续了金基德电影的一贯风格,没什么对白,观众依旧要从演员的动作和行为中去揣度人物的意图。
《呼吸》围绕一个自杀未遂的死囚,一个出轨的丈夫和一个发现丈夫出轨而陷入情感漩涡的妻子展开。
生无可恋的死囚张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想要自杀,他也知道不用自己动手,自己也离死亡不远了。
妻子的生活原本很幸福,在知道丈夫出轨后倍感失落,无意中她看到关于死囚的报道,她对死囚产生了怜悯,便前往监狱探望张真。
妻子对张真诉说自己对死亡的回忆,对他分享生活的点滴,无所不谈。
在死囚即将离开人世的一年间,妻子与张真产生了偷情般的快感,妻子逐渐重拾生活的信心,最终,张真让妻子敞开心扉,妻子也回归家庭。
而张真,最终被一个爱上了他的小囚犯勒死,小囚犯知道张真多次自杀未遂是因为恐惧死亡,因此他决定用自己的爱帮张真摆脱恐惧,得到解脱。
这么看来,张真的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对张真和这位妻子二人来说,这都是一次重生,而爱就是重生的原因。
金基德曾这么解释片名:“呼吸是一种围绕着死亡的行为。当你呼出时,你必须吸入等量的空气,不然就会死。当你持续这种等量的关系一直到老,其结局依然是死。”
解释的是呼吸这个行为,代指的依旧是爱与救赎。作为一名基督徒,这是金基德电影中必不可少的母题。

《圣殇》:2012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金基德成为了韩国首位获得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导演,他也因此成为韩国目前唯一一位在欧洲三大电影节均斩获过大奖的导演。
李江道是一个收高利贷的,他没有家人和牵挂,生活的重心就是每天上门讨债。
他手段极其残忍,常常使用暴力把欠钱的人打成残废。那些被江道追过债的家庭,总会被蒙上一层阴影。
有一天,一个名叫江美善的中年妇女来到了江道的面前,声称自己是他的亲生母亲,而江道就是自己那个走失多年亲生的儿子。
从小亲情缺失的江道在半信半疑下和这个女人开始了一段特殊的“母子关系”。
江道慢慢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但他不知道,一场阴谋正等待着他……
这是金基德导演的第18部电影。片名Pieta是意大利语,直译为“施恩”。
不过介绍到这,相信大家也有了些许感悟,在金基德的片子中, 施恩永远和施暴是同时存在的,快乐和痛苦是无法分开的,这不过这次,金基德把这对关系放到了家庭之中。

回顾金基德的一身,他学历不高,中学尚未毕业,经历过残忍的行军生涯。

他因痴迷绘画和电影站上过欧洲之巅,但他在自己的母国却一直不受待见。在韩国目前最著名的几位导演中,他永远是最不入流的那个。

他的电影总是那么犀利,将腐烂的伤疤揭开,直视最苦痛也最丑恶的人性。他不相信这个看似华美的世界,因为他看到过隐藏在美好背后的荒谬。

他迷恋身体,因为他认为,身体的诚实才能引发心灵的纯粹。

他认为自己有病,因为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有病。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