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发宝这个人出生在甘肃省武威地区,天祝藏族自治县哈溪镇沿河村。甘肃省有多穷这个就不用说了,历年gdp增幅都是倒数前三,但是甘肃也不是全那么穷困,所谓“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外加一个兰州,都有非常深厚的农业传统和第二产业基建,这些地方在习近平时代之前都有11-18个经济增长点的记录。

天祝藏族自治县由于西南接祁连山余脉,交通不发达,仅312,338俩条国道通境,没有现代高速公路,所以经济,教育,社会文化都比较闭塞。它下辖的哈溪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镇,而是“行政建制镇” 它的级别,人口,行政,资源和乡是同级的,国内媒体有的把祁发宝打造成山沟沟里的穷娃娃,纯粹瞎几把扯! 人家里是23000多人的乡镇好吗,而且他家的沿河村在全乡镇12个行政村里经济排列中上游。

从一些公开视频和图片资料里也可以看出,祁发宝家住的是楼房,砖瓦结构而且带吊顶装修,沙发挂画地板现代家具防盗门一样不少。

祁发宝还有两个哥哥 ,大哥叫祁发福,二哥祁发贵,能起这样的名字应该是一个文化不高的务农家。大哥和祁发宝都是不愿意务农,考学也没戏,所以才参军的。

祁发宝有一张公开的15岁照片,身高马大发育早,头是棱形的,前额短且宽,小寸头,双手拿个玩具枪承站岗姿势,上身蓝色卡其布工作装,下身棕色呢绒裤子,那时候已经是1994年了,无论是装扮还是造型,又或照脸的主题都显得这个15岁少年和同龄人相比,稍微有点闭塞和滞后。

祁发宝1997年高中毕业,比应届晚了一年,不知道是留级了还是中间辍学一年,反正毕业就应征入伍了。做了满一期大头兵后觉得混不出来,就报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边海防学院” 但是它的本校在陕西,分数要求比较高,最后考到“一院三地” 的分校区乌鲁木齐陆军学院。

乌鲁木齐陆军学院有三大类专业院校,最好的是火力指挥于控制工程院校,其次是陆军指挥工程院校,最后是非军事专业,中国语言文学院校。祁发宝本身当时是现役军人,招生绿色通道,所以成绩再差也不会分到非军事专业,所以他考取的就是自己最兜低,最低级的这一层。 专业服从分配到了比较苦,升官慢。也不太吃香的陆军步兵指挥。

毕业后祁发宝一直从事军队边防里的基层工作,大多数好事都没他份,参军整整10年才入党,戍边18年才解决营级别。 这里说一下,中国的当兵的都讲究一个转业待遇问题,因为大多数人不能当一辈子兵,但是众所周知“连排”级的士官是不给解决就业安置的,就算个别的给解决了,也是合同工,不进入事业单位或者公务员序列,所以中国当兵当多久,主要是看你多少“期”服役,能混到营级,然后做完了就到社会上国企,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任职。

祁发宝就是做了18年极限! 因为在中国,只要戍守边疆15年,就会给发一个“卫国戍边金质奖章” 凭藉这个奖章,如果你还在连排级混呢(比较少见) 那么就给你解决一个营级待遇,保证你以后有个不错的体面工作。我们刚才说了15年换取这个奖章,然后三年为一期在干部岗位实习,刚好它的满打满算就是18年,所以说从1997年—2013年,祁发宝应该可以说是混的相当窝囊。

在部队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比社会上亲密一些,战友之间的情谊还是比较厚的,但是也有社会中那种类比,就是你干了多少年是啥级别,我干了多少年已经升到什么位置了,也有的。 所以这些年祁发宝一定也过的很不爽。自己从军早,军龄高,军事院校出身,却一直在基层。

2013年祁发宝迎来了人生第一次重大转折!那一年的4月15号-5月初,中印边境西端达拉克-阿塞克钦发生了特拉斗别奥力地对峙事件,中国军队的半个连队跨过天南河谷南部30公里处建立了一个营地,猜猜这个连队是哪个?正是新疆军区第十四边防团札达营下属三连,祁发宝大队所属的连队!

印度军队也迅速反应,在中国半个连(其实是一个加强排)驻地的对面300米处驻扎,双方大嗓门互喷了3个礼拜。中印军队在本次事件中都没有鸣枪或冷兵器接触,仅仅是向非营地方向投掷石块,续而双方利用卡车,直升机运送了大量的帐篷,物资,条幅,障碍物等。双方最前沿接触官兵相互拿大喇叭,喇叭口电子器具和大型功放器具互喷,实在骂不动了就放革命歌曲或者对方语言的怀柔歌曲。夜晚相互拿镭射灯闪光照射,并且高功率重复性喊话干扰对方休息。一直到5月5号,双方达成基本协议后撤。

在这次事件中,祁发宝获得了他人生第一桶金,由于骂人和带队有功,在半年多以后的2014年3月,实职提拔为14团札达营营长! 进入了中共军队初级掌军干部序列。相信一直过的很不如意的祁发宝也从中获得了启示:“对印度阿三凶起来,我就能升官”

2013年底为了应对今后可能发生的“达拉克-阿塞克钦”事件,中国继续向札达县北部延伸,建立了“支普奇哨所” 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离首都最远的哨所”(7000公里) 而驻防区理所当然的由驻扎在札达县的“祁发宝札达营”负责。

2014年9月,印度开始对支普奇哨所作出反应,在附近的村庄“典角村”设立围栏和帐篷,在附近河流修筑水渠等。 中国开始了“2014年反蚕食斗争” 祁发宝在本次反蚕食行动中先后七次率队冲到最前沿,拉横幅,喊喇叭,拆毁印军建立的板房和道路,并和印军混合修路,你往北铺路,我就挖你的路,然后我往南铺路,你也挖我的,看谁建设的快,期间互相挥舞铁锹,锤子,榔头等器具,但是互相又不能真的打到,就是边挥舞,威胁,谩骂;一边抢修道路。 后来以中国“胜出了4.5公里”获胜😂 祁发宝也被升为中国解放军69310山地部队第80分队队长。 这是祁发宝第二桶金,喊喇叭,耍凶狠再次获得了收获。

祁发宝基本上拿印军当个宝贝,没有印军的时候祁发宝驻边15年如一日在基层。 2009年他爹病重都没能申请下来假期回家,导致阴阳两隔没见上最后一面。

不管如何,祁发宝总算是在2013-2014的中印对峙,通过耍狠,发飙,骂人,耍流氓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好处,级别,职务,实权,队伍,转业待遇全部解决了。 更牛逼的是2012年8月和2018年4月,驻中印边区驻防部队全面调整基本工资,普通大头兵由2010年的2500元基本工资三级跳,涨到13000多。祁发宝估计心中是非常感谢印军的,套用小粉红一句话“没有印军,你啥也不是。”

祁发宝在2020年中印对峙事件中,傻逼呵呵的带几个人冲过去,然后就开骂“不想打就滚”“老子不喜欢他,让他滚”

这种行为咱们不去评论他是否符合驻边军人行为。 咱们仅仅分析它为啥这么做,是不是真的是“军人的血性”

我看不尽然,祁发宝出生在比较穷困地区,但是在当地算是家庭温饱还不错,从小没受过良好教育,高中毕业后在部队混了3年觉得不是个出路,回炉走的陆军院校,由于成绩和能力限制,只能选前景不是太平坦的专科,毕业后没有社会资源,无法选择更安逸的陕西本校分配,只能从乌鲁木齐学院分派到边疆,驻扎18年无人问津,基连排级工作一干就是半辈子,凭藉15年持之以恒驻边获得金质勋章,凭此才解决了级别问题,刚好遇到连续两次中印冲突,又刚好两次都涉及他在的部队,两次都没吃大亏,无论冲到多前面,只要大声喝骂,装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就可以无伤无损升官发财。 鱼跃龙门般三年之中凭藉这种“军功”完成以前18年间晋升的“四倍左右”的荣誉和职务。 

这就是为啥祁发宝在2020年敢带几个人“单刀赴会”,因为他深深觉得,左右你们不敢打我,你们骂人有我厉害吗? 我这些年就是骂上来的,老子带几个兵牙子上去喷你们一顿,然后大家拉条幅,修道路,我又能升官了。 他就是这个心理去的。 包括后来在水边张开臂膀拦截人家印军,他以前在达拉克也是这么干的,有照片,动作一模一样,就是认定了双手平举,没有武器,没有威胁,印度人就不敢打他。 结果这次换来的就是一个大开瓢。

成年后的祁发宝身体并不强壮,礼装和作训服照脸可以看出来有点中年发福,因为长期高原生活患有肺气肿等多种疾病,体能肯定跟不上9成山区边民组成的33师,34师的印军。 40多岁的人了你让他跟人冷兵器对殴,那就是一个笑话,重伤呢,其实也算不上,就是左额一个大裂口,头部右侧被打了个骨裂,本来已经出院了,结果一报道,又让医院拉回去住院了,需要配合宣传,体现英雄负伤。

其实整个事情比较冤枉的是那几个小兵,你一个团长傻逼呵呵的带几个人单刀赴会,错误的判断,错误的行进,把自己和下属置于绝地。

事发前不通知师部,不考察地形,所谓的“支援队伍”是当天晚上过去的,所以也没安排增援梯队。 就是凭借着以往经验“你不敢真打我” 就去为了升职,搞政治投机。

从大政方针上讲也不利于中国,中印发生冲突时,中美刚刚是第二轮贸易初步协定的执行期间,也是中美最紧张的时刻,习近平三令五申南海舰队要保持克制,要坚决防止擦枪走火,大校,少将和以上级别要勒令自己部曲坚决防止主动挑衅行为。 这个节骨眼上你祁发宝为了升官发财,“深入不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捅了这么大的娄子,最后军长级会议拆了250公里沿线上9个据点,又给印度50多亿美金贴息贷款,才算了事。 

祁发宝后来评为“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这个也很有讲究,中国目前最高的近视荣誉是八一勋章级,这次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大反响,而且极为破例由中央军委,而不是总政或军区表彰,但是也没给他八一勋章级,而是降了一级给了“荣誉称号级”,这个东西相当于“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原先叫做“英雄模范勋章”。  它的发放和授奖模式是有固定的程序和称谓的,一般是战斗中牺牲挥着做出重大贡献的叫“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而非战斗中或者非直接参战致死的叫“XX模范荣誉称号。

比如1962年对印战争中拿爆破筒,自身做人肉炸弹炸毁印军沆楼的王忠殿是“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同样1962年学黄继光,拿身体堵印军枪眼的张应鑫,也是“战斗英雄荣誉称号”。中国大力宣传讲的“皇牌飞行员”岳振华,就是加两个字“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非直接战斗的比如1963年抗洪的谢臣,是“爱民模范荣誉称号” ,中印战争中试图抢救队友的张代荣是“爱兵模范荣誉称号。

只有1964年昆明军区的施加伟,因为抢救公社财产牺牲,因为但是正在搞文革前奏,也就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所以给他一个“劳动人民的好儿子荣誉称号” 其他的都是基本符合程序和称号的。 

集体的确会给“旅,团,营,连荣誉称号,但是绝对没有祁发宝这种“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非常特殊。

比如陈红军的“卫国戍边英雄” 就是符合中国的荣誉称号模式和程序,必须是xx英雄,xx模范。 三个战士的一等功也完全符合嘉奖,授勋体列。

另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也算是我观点的佐证,就是新华社通稿里,前半段写的是五个人,但是单独介绍时,直接介绍了陈祥荣,肖思远,把团长祁发宝跳过去了。 而且目前报道和直接采访祁发宝的都是地方媒体,遵循的稿件原则也是等中央文轩统一口径。 

我个人评判,那就是中央军委里,甚至习近平本人,对祁发宝是有点情绪和想法的。 但是习近平或者中央军委却不得不把他也作为表彰对象,第一他是本次事件第一前线直接指挥负责人,也是第一接触的最高级士官。 第二不管他为了个人荣誉捅多大篓子,宣传口还需要这么一个人,至少在目前阶段。第三,无论多不满意,怎么说也是正面典型,不能打击国民的亢奋。

我这里大胆预测一下,祁发宝很快会回到边疆自己的团里,媒体会宣传“英雄继续戍守边疆”,不过一年,这个事情沉淀下来以后,祁发宝会明升暗降,首先脱离一线执掌部队的岗位,这种傻逼放前线惹事,动不动就让人家滚,还得大半夜组织队伍去救他。 脱离外勤和部队后,可能会在当地军区给个训练职务,然后转回新疆当地带队,新疆这种地方需要他这种虎逼一样,没节操没原则,就会犯彪的人。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