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外国企业一直渴望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第二大经济体。但当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在20年前将目光投向中国时,它起步已晚,面临激烈竞争。

《纽约时报》和德国《南德意志报》调查发现,对德意志银行而言,奋起直追意味着投机取巧和扭曲规则:

奋起直追

根据包含电子报表、电子邮件、高管采访的文字记录和内部调查报告在内的银行机密文件,德意志银行向能接触政治人物的中国顾问支付了数百万美元,雇用了执政的中共几十名亲属,并给一些政治精英成员赠送了大量奢侈礼物。

卷入该银行活动的大多数中国政府官员已经退休,包括江泽民(送水晶老虎,江属虎)和温家宝。此外,王岐山在此前担任的北京市市长等职务期间,也曾收受过该银行的礼物。

在与中国政治精英的众多联系中,德意志银行在温家宝任中国总理期间与其家族建立了深厚的关系。温家宝本人从德意志银行收到了价值超过15000美元的礼物,还涉及他的儿子温云松、女儿和他们的配偶,以及与之亲密的商业伙伴黄绪怀。

时报及《南德意志报》试图联系江泽民、王岐山和温家宝——以及文件中提及的其他中国官员、高管和亲属——均未果或未能得到答复。几名现任及前任德意志银行雇员拒绝置评。

关键人物:张红力

张红力是德意志银行在中国的重要参与者,帮助德意志时任执行官阿克曼与包括主席和总理在内的中国高层领导人会面。他在中国长大,在加拿大读书,后移居加州,他在那里曾供职于惠普,并进修了企业管理。后来他去了香港,最终入职高盛。他在德意志银行招募的很多员工——从银行律师编制的电子表格来看有几十人——均年轻、缺乏经验但人脉广泛。他们管他叫“张叔叔”。

父母为国企高管的马维骥2007年面试了一份工作。面试不顺利。一名德意志银行高管在给张红力的邮件中写道,马维骥“可能是最差的候选人之一”。他依然得到了工作。根据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备忘录,很快,马维骥开始利用他的家庭关系争取到银行与他父母所在公司的会面。

另一名应聘者是时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之子。他“达不到我们的标准,”一名德意志银行员工在关于公司股权资本市场集团的邮件中写道。他照样得到了一份工作。栗战书的小女儿,被认定不够资格进入银行的企业公关团队,但也拿到了工作邀约。政治局常委汪洋的女儿汪溪沙2010年申请职位时,被指出她能“接触到”一家国有汽车制造商也被录用。

2006年,德意志银行开始进行推荐招聘时,在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任要职的温家宝女婿推荐了一名人选,温家宝的女儿推荐了另一名人选,一名中国国有铁路高管推荐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的儿子,中国石化总裁助理也推荐了一名人选,工商银行总经理也曾推荐人选……..

2010年,中国工商银行的负责人找到阿克曼,说他想聘用张红力,理由是他在德意志银行的出色工作。张红力后来当上了这家中国大型银行的副行长。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张红力,他拒绝接受采访。他亦未回复通过生意伙伴发送的书面问题。

以下是该调查的要点:

在中国,你认识谁关乎一切

和其他投资银行一样,德意志银行很早便了解到,关系对于在中国达成交易至关重要,特别是同掌控这个国家大部分资产的中共政治精英的关系。

2002年至2012年领导德意志银行的约瑟夫·阿克曼找到了一直在运营竞争对手高盛北京办事处的张红力,请其帮忙争夺市场份额。加入德意志银行后,张红力很快使该行在中国国有企业一些最大的公开发售股票交易中获得了一席之地。

张红力带领银行迅速转变。经历了在中国几乎没有业务的两年后,阿克曼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会面。银行还承担了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之子等重量级嘉宾去打高尔夫的账单。

“他把我介绍给各类人士,”阿克曼接受采访时说。

游戏规则:给政治精英送礼

调查文件显示,德意志银行给中国官员、他们的亲属及大国企的高管送礼总计逾20万美元。

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收受了一套铂傲音响。属马的时任总理温家宝被赠予一座水晶马。其他礼物包括一瓶1945年拉菲酒庄的红酒、羊绒外套、高尔夫球杆和入住奢华酒店的费用。甚至还有一个汽车座椅,根据内部文件显示价值3977美元,送给了国有石油巨头中国石油的一名高管。

“他们说高盛和摩根大通也在这么干,所以我们应当这么做,”阿克曼在采访中说。“当时我认为温家宝应该不会受一份几千美元的礼物影响。”

游戏规则:向顾问支付准入费用

2005年,德意志银行欲收购中国一家银行(华夏银行)的大额股份,遂聘请了黄绪怀为顾问。黄绪怀帮助提供了竞争对手的出价信息,使德意志银行中标。黄绪怀收到了200多万美元付款。尽管德意志银行清楚,黄绪怀与时任总理温家宝的家属关系密切,可能存在不合规的危险,但仍再次聘用黄绪怀并向其支付了300万美元。德意志银行向帮其赢得与国有企业交易的7名顾问支付了价值超过1400万美元的费用。

游戏规则:雇佣政治精英的子女

根据该银行律师提供的电子表格,这些雇员中有数十人,他们年轻、缺乏经验,但有非常好的关系。

一位银行高管认为,其中一人“可能是最糟糕的候选人之一”。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那份工作,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国有大型企业的高管。一位雇员在发给同事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另一位申请人“达不到我们的标准”,而这位申请人是时任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儿子,但他也得到了这份工作。

即使是合格的候选人也经常根据他们的关系进行评估。一位银行家指出,候选人汪溪沙将“有机会”接触到广东的一家国有汽车制造商,她的父亲是汪洋。

银行对19名所谓的“关系雇员”进行的内部调查发现,他们为银行带来了1.89亿美元的收入。

“这是个关系国家,”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当然得培养这些人。”

By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