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刀把子(政法机关)、笔杆子(舆论阵地)、枪杆子(人民军队)和钱袋子(经济建设)是中共的四大执政根基。在历次战争中,中共高度集权的构架和军队的组织互相塑造,以至于完美契合——一切服从战争,一切为了战争的胜利

在中共历史上,解放军不同程度地介入政治活动;在中共统治体系发生整体紊乱时,解放军是党的稳定器,比如文革时期的“三支两军”,为党组织重建提供过渡性安排;解放军在关键时刻扮演守护者,使中共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国家;解放军给地方政府培养、输送干部。了解军队可以给认识这个政治黑箱打开另一道细细的窗口。鉴于转型中的解放军依然主要立足于大陆防御,所以以下内容以陆军为主。

一、名词解释

【军人】是所有解放军现役人员的总称,包括士兵、士官和军官。没有军衔的解放军文职人员不包括在军人范围内。

一个人成为军人之后,其户口从地方转移到所在军部,不再由地方管理:以前有句俗语,“老师傅怕新师傅,新师傅怕黄师傅”,指的是老司机见到新司机开车害怕,新司机见到解放军开车害怕——因为解放军若是开车撞死了人,地方上的警察无权管辖国家的军人。

【军衔】是军人的等级称号,分成士兵、士官和军官三个独立体系。士兵军衔自下而上是上等兵和列兵;士官军衔自下而上是下士(一期)、中士(二期)、上士(三期)、四/三/二/一级军士长;军官军衔自下而上是少/中/上尉、少/中/上/大校、少/中/上将。

在1988年恢复军衔制后,军中尚未形成军衔相称的习惯,多以职务相称,这一点与外军非常不同。比如民间一直把张召忠叫做“张少将”,这样做在军中是非常不妥帖的。按照惯例,众人只会称呼退休前的张召忠为“张副主任”。

军改以前,专科毕业或者是士兵提干的人员授少尉衔,本科军校毕业生直接授中尉衔,硕士研究生学历的的军校生授上尉衔,博士学历授少校衔。现如今解放军所有军校全部是本科,无一例外,从2019年开始所有军校学员本科毕业之后改授少尉衔,有些已经授中尉的还会根据需求重新变成少尉。

【士兵】即义务兵,他们每个月只可以领千元左右的津贴,而非工资。服役2年之后若不能转为士官,就自动退出现役,然后领一笔十万元左右的一次性奖励(包括退役金、复员费和安家补助费)。

从法律角度上说,中国现行征兵制,即每个符合条件的公民都须强制服役。但是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在实际操作中采用征兵制(义务兵,意为必须来当兵)和募兵制(志愿兵,意为自愿来当兵)相结合的混合兵制:一方面,在发达地区一个人有可能会经常接到街道办事处的电话要求参加征兵体检,另一方面,在贫穷落后省份需要送钱送礼才能换取一个入伍的资格。从2020年起,将义务兵征集由一年一次征兵一次退役,调整为一年两次征兵两次退役

按照传统的定义,职业军队就是雇佣军,拿钱吃饭,有奶便是娘,而中共则坚持人民军队不动摇。但是历史经验证明,单纯征兵制的军队战斗力不如职业军队;而义务兵的好处大约只有一条,即在和平时期给国家财政省钱。另外,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大专院校的军训并不是服役,也不算作预备役,只是单纯用这种国防教育的形式,提醒诸位学生自己尚有从军的义务、增强国防意识罢了。

【士官】即通过募兵制招来的职业士兵。正常情况下从服役期满的士兵中挑选,现在也有从社会上或各大高校中直招的士官。

无论是士兵还是士官,考学提干都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而且侥幸成为军官,相比较血统纯正的军校生,也将面对年龄、资历、军衔、学历的种种限制,只是对于社会底层的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咸鱼翻身了。军官和士兵/士官之间几乎是不可僭越的——所以再有人引用拿破仑·波拿巴的那句名言“不想成为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只需要给他/她一个白眼就好。

【军官】是在军队中担任领导职务的官员。

军官在地位上高于士官和士兵,也就是说,任何级别的士官和士兵见到任何级别的军官都必须敬礼。军官中大体分为军事军官(指挥类)和专业技术军官(技术类),这两者的区别能够从肩章的花纹看出。一般说到军官默认情况下说的都是军事军官;技术军官没有军事职务等级,但是有单独的十四个专业技术职务等级。同等军衔下,军事军官权力更大,淘汰更激烈。同时,2017年后不再招收和选拔国防生,现今的解放军并无预备军官一说了。

连以上每一级单位都是军政二长的权责结构(政治委员和军事长官的双首长制),这个结构又被整合进党组织系统,形成军中有党、党中有军的共生体系。显然,政治委员和军事长官发生冲突时,会增加组织的内耗,而且党内的分歧将直接传递到作战单位;但是从中共的角度来说,双首长制是从常年战争中拿人命换来的经验,是军魂的重要体现。在解放军实际操作中,秉承“战时听军事长官、平时听政治长官”的守则。比如在臭名昭著的天安门事件中,最近去世的原第三十八集团军(现第八十二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在周衣冰的劝说下不为所动,拒绝进入北京执行戒严令,周衣冰则勒令政委王福义,同代理军长张美远带兵进京——首长分工制度发挥了“正面”作用。

【预备役人员】分为士兵预备役军官预备役。士兵预备役由28岁以下的退役士兵(基干民兵)和参与预备役登记的35岁以下男性公民(普通民兵)组成;军官预备役由退伍5年以内的军官、民兵干部、人民武装部干部等组成。

【民兵】是中国的后备武装力量,战时根据需要转入现役,主要由士兵预备役组成。

【军人工资】是属于军官和士官的。军人工资由基本工资和职务津贴两部分组成,其中基本工资由职务工资、军衔工资、基础工资和军龄工资。退休/退役人员所拿的钱是只有基本工资的百分之八十,然后由一套复杂的系统(考虑军龄、奖励、所在地区)计算津贴,总数至多在职人员的工资持平。

和外军相比,解放军工资序列相对扁平;和地方公务员相比,又比较透明——这也是涉军宣传中经常强调的一点:例如,许其亮、张又侠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一职,所得的工资总数不会超过5万元/月,和普通士兵的差距不超过50倍(虽然高级干部显然不靠工资过活)。军人常年在军营,平时吃住免费(甚至出差或休假后,还会退一部分食宿费用),所以在非偏远地区服役的人员,收入还是相对可观的,正逐渐追赶地方公务员标准。

【“新西兰”】可不是那个有着海边牧场的发达国家——这是“新疆、西藏、兰州军区”(原兰州军区是军改后的西部战区的主体)的简称。

按照中国工资区的划分,新西兰是绝对的十一类地区(作为对比,北京是六类地区),或者解放军的六类艰苦边远地区。在这类地区工作、生活条件极其恶劣,但是相应的工资水平也会高同僚一档。这些地区被所有军人视为畏途。

【退役】是一个统称,用于各种原因退出现役的人员(包括下文所说的复员、退休、退伍、转业以及自主择业,以及违纪被开除);此时个人档案和户口退回原籍,变回平民身份。

【复员】一词以前指军中1954年之前入伍士兵的退役,后来复员是处理违规干部的一种做法。而军改期间,这个词等同于货币化买断,即离开部队前,依照服役表现,拿到一大笔货币化补偿,提前买断职业生涯,从此以后此人和解放军再无瓜葛。

【退休】是所有军官梦寐以求的退役方式,普通军官若非奇遇,绝无可能。《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服役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担任师级以上职务和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军官,退出现役后作退休安置,有的也可以作转业安置或者其他安置。”

【退伍】特指义务兵服役2年后的退役。一般所说的退伍军人就是退出现役的士兵。

【转业】是军官和士官的一种退出机制。军官转业分为计划分配自主择业,有时候直接用转业一词代指计划分配。

【计划分配】是指退役军官由国家委托地方政府安置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工作;作为对比,退役士官基本上被安排成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事业单位工人。

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残留的政策,让各级地方政府不堪重负。以军官为例,地方政府须给相应人员,安排军队职务降半级后对应的地方行政职务:一方面,军转干部不懂具体业务,又打乱地方机构原有晋升序列,地方政府只能通过减少社招来应对;另一方面,军转干部在部队鞍前马后惯了,对手下的人呼来唤去,容易被穿小鞋。他们本身进入体制时年龄偏大,在体制内晋升困难。随着军改推进,转业名额每一年都在减少,取消这一制度指日可待。计划分配是很多人参军的初始目的,关乎到体制内许多人的利益。

【自主择业】即符合要求的军官退役后领取一笔补助金,自谋出路,同时根据以前服役经历、荣誉奖项,按月领取退休金。

二、职业化改革

在2018年军队改革以前,明眼人皆知,解放军拥有着巨大隐患:军官占比过大,(虽然中国公务员队伍类似的问题更为严重,但是公务员几乎没有机会直面外部竞争),指挥链条冗长,军队依然按照军种而非作战任务划分建制,故难以实现现代化协同作战——总而言之,这是一支面向国土总体战(所以军事体制和行政层级一一对应)、庞大臃肿的国防军。2018年习近平通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开启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系统性军改:减少现役人员、师改旅缩小编制、增设合成化单位、实现指挥体系扁平化/网络化、装备现代化(绝非轻量化,反而增大了人员和装备比例)等等。 军改的真实意图非常直白——除了军魂(“坚持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绝对领导”)坚决不改,其余一切制度向美军看齐,力图转型成为执行干预作战的精英部队。

那岂不是解放军马上就要称霸世界了?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用野战部队自己的话来说,我军还在用着“一战的战略战术,拿破仑时代的训练体系”(也许少数战略值班部队或者海军/空军这样的贵族军种会好一点),哪可能这么轻易就改变——军改中的头等大头是人事斗争,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职业化改革,而这实际上是中央军委现阶段最为头痛的问题之一。

和中国公务员制度完全不同,解放军采用计划制度,不同的职级有本级的最高服役年龄,到了某个年龄无法晋升就必须强制退役,即“军装穿不上就脱”:比如一位中士在二期结束之后没能成功升成上士,那他将立刻结束军旅生涯;95%以上的军校学员将在营职(大概是上尉到少校之间)退役,他们的将军梦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将军都是生出来的,不是干出来的,“师级靠人脉,军级靠血脉”。

这套制度的好处在于稳定,一个人过了一个门槛之后,至少有一小段时间不会担忧前途。当转了高一级士官或者晋升了一级军衔后,起码安分守己好几年;或者当面临自己最高服役年限的时候,就踏踏实实准备退伍之后的新人生。坏处自然十分明显,即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每天都在混日子。晋升无望的无心工作,成功晋升的丝毫不考虑绩效。更糟糕的是,军队花大力气培养的技术骨干,被编制限制,到达一定期限后无法留任,而这些人掌握的屠龙之技在地方工作中也毫无用途。

因此职业化改革应运而生。新的制度本意是希望人中龙凤可以服役到退休,混喝等死的人若考核不达标就会被勒令离开部队,保持流动性提升战斗力。职业化改革的具体措施包括拉长服役年限(可以自主择业的年限从20年延长至25年)、缩小军队编制、压缩指挥链条。

那么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当兵只是一个混饭吃的工作而已。

第一点,占解放军绝大多数的野战部队,身处老少边穷地区,晋升奇慢,职业天花板比华人做题家在美国职场还低。绝大多数军官在部队从事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政治工作。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极其无聊枯燥的——拔草,捡树叶,迎接检查,开大会,写心得,抄笔记,剋(kēi)人,被剋,中间穿插着少量军事训练。军营大多远离城市,出营机会极少,出门需要报备,必须按时归队。夫妻不在同一地的,需要在军营附近开房解决性生活(家属随军需要排队)。军婚幸福者寥寥无几,这也是破坏军婚罪这样一个野蛮的法条还能够保留至今的原因(虽然近些年几乎没有判例)。对于不在机关单位的年轻军官来说,前途飘忽不定,精神生活贫瘠不堪,使用手机都受限制,有家难回,有钱难花。

而他们迟早是要离开部队的,越早走越灵活,越能够获得地方工作经验,否则“辛辛苦苦干到营,转业回家等于零”。“新西兰”部队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如果组织给我们一个机会(完全放开人员去留),我们将给组织一个奇迹(基层军官大量流失,旅长可能直接得管到班长)。”任何一个理智尚存的年轻军官,无论当初是怎么进入这场游戏的,只有以下几种选择:进入部队之后尽快复员,拿钱走人;如果不能复员就熬到计划分配,力图进入体制当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再不济自主择业也行——可万万不能留在部队一辈子啊。2019年退伍计划比2018年少了五分之一,2020年比2019年又少了三分之一。2021年是职业化元年,退役数量必然进一步减少。一些本以为自己能转业的干部,最后选择了复员,一些本以为能复员的干部,最终留下来强军,很多人哪怕变成文职干部也要离开军队。《解放军报》多次吹风的“先慢中间稳后快”,实质上大幅减少中层指挥官的数量,从而让大量年轻基层军官无法晋升又无法离开,积攒一肚子怨气。

第二点,就算可以脱身,待遇问题也每况愈下。请看这条去年4月27日的新闻《军地四部门联合调整增加自主择业军转干部退役金》[1]。这条看似无聊的官样文章,当时在社会上毫无讨论热度,却在退伍军官乃至现役军官中掀起滔天巨浪。文中提到的这份文件就是退役军人事务部发的(2020)21号《关于调整自主择业军队转业干部退役金标准的通知》——对三十万自主择业干部来说,增发的钱以“生活津贴”的名义并入退役金,而非“军人职业津贴”。用人话说就是,工资比与预期少,而且日后工资可能要现役人员脱钩,分开计算。如果大家想要知道现役/退役对待那次的安置办法是怎么想的,不妨看看军转网自主择业分区[2],体会一下军官们的愤怒和焦虑(最近正好是此事一周年)。

从中央角度来说,暗中降低退伍军人待遇有多方面的原因,经济下行需要把钱用在刀刃上、效仿美军推进军官职业化甩掉历史包袱(否则按照以前那种“老人老办法、新人新政策”的做法,内部研判至少需要15年以上才能完成,而逼仄的地缘形势绝无可能给中国这么长的缓冲时间)。当初党中央仿照美国,建立退伍军人事务部(退部),就已经有希望到时大家把日后军改的不满转移到退部上,而非矛头直指中央。

总结一下就是:

战斗力?有最好,没有拉倒。打仗?总会有别人去的。

我来部队要的就是待遇好不好?!

在早早意识到晋升无望之后,现在基层军官们进一步发现原有退出机制正在快速消失,弄不好就只能一辈子待在大山之中;就算可以侥幸离开,收入也大减——大家对于自身处境有着极大的不满。从解放军高层的角度,职业化是转向现代作战体制的强军之路,从普通军官的角度,职业化纯粹是把一整代年轻军官摁死在基层的暴行。这些军人是否甘愿被牺牲、牺牲到什么样的程度,目前不得而知,但是(退伍)军人的组织能力在党国这样一个几近原子化的社会几乎是最强的(这也是党国一面利用他们镇压别人,一面又利用他们的同僚严加防范他们):严守组织纪律(近万人同时出现在解放军总部,没有走漏风声),离开军队后多年,私下仍以当年职务相称,受过一定程度的专业军事训练(他们的反侦察能力在八一大楼事件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让北京警察猝不及防),高度熟悉党国的内部决策流程,敢于付诸实践。这里是一份2010年以来退役军人维权运动的不完全记录[3]——说这是不完全记录,至少有一起近来发生在西北某地的军人大规模维权事件并未被记录在案。

“军改永远在路上”,习近平上台之后四次大涨军队工资,其实对稳定人心的作用较为有限,而大会开得越多,心得体会写得越多,基层官兵就越对改革没有信心——“陆军如果在不改变文化的前提下,试图对某些孤立的部分(体制)进行改革的话,是注定要失败的。”(摘自美军对自身改革的评价)改革不一定成功,甚至站在更长远的历史长河中来看,改革大多失败。倘若习近平真有能力有意志推动彻底的军改,摆平军队人事任免,按照当初内部规划只有四个战区——中部战区这个不承担具体防务的部队反而是目前实力最强的战区,等于是军改前要决心消除的全军战略预备队(济南军区),又一次借尸还魂了。

三、台湾

解放军是否会在近几年内武力攻台?

个人意见是要看军改的阶段性成果,军改没有完成之前的解放军,就像一个对外不透明的茧,至于之后飞出的是蝴蝶还是蛾子,甚至依然还是蛹,目前不确定因素太多,难以判断。去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台对港的生硬用语(既没有提“九二共识”,又把“和平统一台湾”的和平二字去掉了)以及对港立法,强烈表达了决策层希望强硬解决问题的决心,也有试图转移国内政治经济压力的成分。而同年四月份,“舟山”舰和栖装中的075两栖攻击舰莫名相继起火,令人浮想联翩:毕竟航空母舰从来就不是为了台湾而准备的,但是导弹护卫舰和两栖攻击舰将在对台作战任务中大放异彩。此前甚至一度有传言,解放军内部有人想主动点爆台海局势,然后故意消极怠工,借对台作战的巨大失利,拉习近平下马。在军队转型关键时期,稳定压倒一切,平稳过度才是首要任务,仅从理性和现实出发,短期谋求武力的可能性极小

“战争是……为了达到严肃的目的而采取的严肃的手段……社会共同体(整个民族)的战争,尤其是文明民族的战争总是在某种政治形势下发生的,而且只能是某种政治动机引起的。所以,战争是一种政治行为……战争不仅是一种政治行为 ,而且是政治交往的继续,是一种真正的政治工具是政治交往通过另一种手段的实现。”(克劳塞维茨《战争论》)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