徳国人拍了一部三集纪录片《我们的森林》。

  

他们用科学的手段和专业的研究,探寻了我们身边习以为常的生物群体‘森林’,去发掘了森林中树木们的语言。

三十五亿年前,地球被由氢气、二氧化碳和硫磺组成的混合有毒气体笼罩,然后藻类植物开启了光合作用,踏上陆地长成大树,形成森林,将二氧化碳转化成氧气,产生了可以用来呼吸的空气以及臭氧层。

而森林是一种社会型生物,它们培植关系,相互帮助,相互保护,相互蔚籍:树木之间根须互不侵占对方区域,但又为小树提供养分;群体生存,强壮的大树奋力长成参天大树保护弱小树木,让自己种群得以长久下去。

森林中每棵树都有属于自身的独特气味,来确立自己在森林中位置。它们用根须和散落的分子结成通信网,与树木之间,与其它生物形成语言交流。

树木的寿命是人类的5倍以上,每一棵树木就是一个独立宇宙,从树梢到树根土壤生存着各种微生物,甚至于一捧土里的微生物比人类人口还多。它们彼此通信交流。

树木会在夜间变化它们的直径和自身生物电势,去呼应月亮圆缺。

每片树叶就是一个太阳能量站,与水二氧化碳合成产生成长所需的葡萄糖,并产生副作用产品‘氧气’。一棵500年大树,每天能生产12公斤糖存储供自己成长,可吸收2-3个家庭产生的二氧化碳,蒸发400升水制造出可供10人一天所需的氧。

绿色是森林的副产品,它是不被树叶叶绿素吸收的光的色谱一部分。森林能帮助人缓解抑郁症、减压,能加强人的免疫系统,且功效还可在离开森林后持续七天之久。

更多的,关于森林的语言,还不能理解,没被发现。而它们见证了从部落到城市的诞生,经历了无数个季节的交替,目睹了人类历史的兴衰更迭。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