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曾经有乌护、乌纥、袁纥、韦纥、回纥、畏兀儿、回鹘等多种音译。1934年,中华民国新疆省政府发布政府令,决定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寓意为维护你我团结。

新疆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迁徙、民族融合形成,其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活动在蒙古高原的回鹘人(又称回纥人),回鹘与突厥敌对,在唐朝的帮助下歼灭突厥(在唐朝时,突厥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分别被唐所灭,当时新疆属于西突厥。)。

隋唐时期,为反抗突厥汗国的压迫,回纥联合铁勒诸部中的仆固、同罗、拔悉密等部组成了回纥联盟。744年,统一了回纥各部的首领骨力裴罗受唐帝国支持,推翻了后突厥汗国,建立了回纥汗国。安史之乱时,回鹘曾出兵协助唐帝国。

清朝时期,新疆区域在蒙古族准噶尔暴力统治之下,全民信奉藏传佛教。

1755年,清朝军队灭蒙古族准噶尔部的格尔丹(准噶尔部的灭亡导致新疆及中亚如吉尔吉斯斯坦全部,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部分,哈萨克斯坦东部等完全伊斯兰化),三年后又消灭阿睦尔撒纳势力,西域底定。乾隆帝把这片土地命名为“新疆”,寓意为新辟疆土,取自1760年乾隆帝给陕甘总督杨应琚的谕令:“新辟疆土如伊犁一带,距内地远,一切事宜难以遥制。”

1759年,清朝平定回部的大小和卓之乱,采用伯克制和军府制,开始统治南疆。其后大和卓之孙和卓玉素普、张格尔等数次回国叛乱。1762年,清朝在伊犁设立伊犁将军,统一行使对天山南北各地的军政管辖。

1876年,左宗棠出兵新疆,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古柏失去了北疆的所有领土。1884年,清帝国正式建立了对新疆二十七年的血色统治。

从准噶尔部统治时期到清朝,维吾尔人从没有放弃独立运动。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导致清朝的灭亡,中国人(汉人)获得了独立,在亡国二百六十年后终于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中华民国。

在这种形势下,清朝末任新疆巡抚袁大化于1911年把宝座让给了掌管军权的属下杨增新,自己带着金银财宝离开了新疆。新疆开始进入地方军阀统治时期。

1812年6月5日,杨增新剪去发辫,脱掉清朝的五品官服,穿上民国督军的礼服,爬上了统治新疆的宝座。随后,他向北京政府和各省发出通电表示拥护共和。袁世凯复辟失败后,中国境内出现实际脱离中央政府的许多地方军阀政权,杨增新也是其中一个。

当时,中国内地的军阀混战,南北割据的局面对新疆争取独立本是一个大好时机,但是杨增新更是清楚这一点,所以马上采取了闭门锁国、封锁消息的政策,在当时的资讯条件下使得维吾尔人民无法了解到现下中国和国际局势。

更何况,左宗棠和他的新疆巡抚在此前已经屠杀了几乎所有的维吾尔商人、宗教首领、学者等有文化的维吾尔族菁英。当时的新疆已经落后到了与世隔绝的中世纪时代,维吾尔人民过着有史以来最愚昧无知的生活。因此,在那个时候没有出现有号召力的领袖人物,来领导人民进行大规模的武装独立运动。

杨增新为了使新疆各族人民长期处于浑噩愚昧状态,实行闭关自守政策。设在星星峡的关卡,不但阻止外省人员进入,就连内地寄来的书报信件也要严加检查。此外,他还严密地控制通往中亚和南亚的边境,禁止百姓自由出入。

1912年,哈密等地爆发了铁木尔.哈立法为首的武装暴动,但是规模比较小,只持续了一年就试图和杨增新讲和,结果被杨增新设计杀害。杨增新对铁木尔起义军首先采取安抚的措施,并利用宗教人士进行劝降。

他派回族营长李壽福率领伊斯兰教代表团进山与起义军谈判,以《古兰经》宣示保证起义者的安全。铁木尔和他们协商后达成了协定,主要的内容是免除一切无偿徭役;保证不杀害任何一个起义农民等的政府许诺。

1913年3月,铁木尔及所部起义农民被诱骗至乌鲁木齐,不久就被清算,起义者被一一杀害,铁木尔也被杨增新处死,其尸首被悬掛在乌鲁木齐城门示众。

杨增新在统治新疆十七年后终于死于统治集团内讧。1928年,愚昧不堪的金树仁继任新疆都督,民族矛盾进一步加深。1933年末,金树仁在一次政变后被迫出逃。阴险狡诈的军阀盛世才接任都督,开始他对新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黑暗统治。

1933年新疆的第一次独立运动,仅三个月就被打垮

1931年,南疆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独立运动,穆罕默德·伊敏率领起义者解放了和田地区,很快地又占领了整个南疆。紧接着,哈密人民在和加·尼牙孜的率领下也发动了起义,占领了东疆地区。不久,各族人民武装起义的烽火几乎遍及全疆,起义者控制了新疆80%的土地。

1933年,以沙比提.大毛拉、穆罕默德·伊敏、和加·尼牙孜为首的独立运动领袖以喀什为首都,在南疆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并很快地组建了共和国政府和军队,准备进攻新疆首府迪化(今乌鲁木齐),解放新疆全境。

当时,与新疆为邻的印度、阿富汗都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和日本对这次独立运动采取了积极支持的态度。日本当时正设法推行大蒙、满计画,该事件发生后,他们表示坚决支持新疆独立,甚至收留了奥斯曼帝国末代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之子,拟让他出任新疆独立后的首脑。

但是,此时的苏联政府绝不希望在中亚地区出现一个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原因很明显,他们担心新疆的独立会引发苏联境内中亚突厥民族的独立运动的连锁反应。另外,他们还担心英国的势力会乘机进入新疆,从而威胁苏联在中亚的统治。

因此,苏共从暴动发生一开始就决定帮助新疆军阀政府镇压这次独立运动。苏共中央政治局于1931年8月5日决定向新疆出售两架飞机,飞机及两名飞行员和机械师很快被派往新疆;按双方的协议,苏联总共向新疆提供了八架飞机,还有空投炸弹、大砲、汽油等武器和战略物资。

1933年,在新疆省政权岌岌可危的关键时刻,苏联又毅然决定答应盛世才的请求,派出苏联红军全力支持他镇压这场民族独立运动。

盛世才的苏式武装和苏联红军的强大攻势,再加上青海土匪马仲英部队从背后攻击,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权因寡不敌众,仅仅存在了三个月就被打垮了。

军阀盛世才从共产党倒戈到国民党,成为残酷的「新疆王」

此后,盛世才对南疆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清洗(编按︰整肃、肃清)活动,处死了独立运动的首领,包括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总统和加·尼牙孜.阿吉、总理沙比提·大毛拉和无数参与者,把上万名有牵连的维吾尔人打入了监狱。穆罕默德·伊敏率部分随从撤退到了阿富汗。

盛世才镇压了这次独立势力后,为了哗众取宠,于1934年4月提出了以「保障新疆永久为中国领土」为主要内容的「八项宣言」;同年9月提出了以「实行民族平等」、「发展经济文化」为主要内容的九项任务,同时还提出「反帝、和平、建设」三大政策。

1935年8月1日,中共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盛世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考虑,为顺应当时的政治形势,於1936年7月14日发表了《七项救国纲领》,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同年十一月,张学良秘密派遣南向忱、董佩卿二人来到乌鲁木齐,表示欣赏盛世才的抗日主张。

1937年初,盛世才与中共和苏共达成协定,把他的施政纲领充实为「反帝、亲苏、清廉、和平、建设、民族平等」六大政策,开始在新疆推行「共产主义」。他将退居在星星峡的400名中共红军接到乌鲁木齐,并要求中共中央派遣干部来到新疆协助他的工作。

1937年4月,陈云担任了中共驻新疆的第一任代表,负责对盛世才的统战工作,这标志著中共与盛世才统一战线的建立。1938年成立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后,中共派了毛泽民等人来新疆活动。邓发、陈潭秋先后担任了中共驻新疆代表。

二战后期,苏联无法顾及新疆,盛世才便投靠了国民党,屠杀了自己请来的包括毛泽民、陈潭秋在内的大批共产党人和当地的亲苏民众。1942年7月3日上书蒋介石,表示归诚。

为了对蒋介石表示忠诚之意,1942年10月5日,盛世才通过苏联驻新疆总领事普式庚,向苏联政府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苏联政府从新疆撤走除了外交人员以外的全部苏联籍官员,其中包括军事人员,且须在三个月内撤离。此后,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星旗也改为了青天白日旗。

盛世才把国民党引进新疆后,国民党很快地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方面控制了他。盛世才为了维持他统治了近十二年的独立王国,又开始玩弄花招。

他给斯大林写信,表示要痛改前非,把请求苏军援助的密件交给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同时,他又炮制新的「阴谋暴动案」,1944年8月11日他逮捕大批国民党员,对蒋介石说这些人是「共产党奸细」,对斯大林说这些人是「托派」(托洛茨基主义者)。

为寻找退路,盛世才甚至致电斯大林,要求重新加入苏联共产党和将新疆划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但此时苏联政府已经对盛世才彻底失望。斯大林拒绝了盛世才的要求,并把其电报转给了蒋介石。

盛世才统治新疆的手段比前任杨增新更加残酷,和苏联友好时期,他派大批维吾尔族青年去苏联留学。投靠国民党后,他一次性地就屠杀了从苏联留学回来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300多人。

1944年8月29日,国民党南京政府任命盛世才为中央农林部长,宣布撤销新疆边防督办公署,任命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为新疆省主席。盛世才別无出路,他拿出五万两黄金贿赂蒋介石,然后带着历年搜括的大量财富,用三十辆大卡车装载,离开了新疆。

盛世才的「倒戈」使苏联领导人极为恼火,从而放弃了从前的「支持新疆政府,打击独立活动」的传统政策。斯大林与苏联其他决策者们从盛世才的身上汲取了教训,开始支持东突厥斯坦人民的武装斗争。

第二次独立运动:苏联支持下,再次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1944年,在艾力汗·吐烈的领导下,北疆的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各族人民发动了武装起义,在苏联的暗自帮助下迅速打败了伊犁等地的国民党军队,很快占领了北疆大部分土地,同年11月12日以伊犁为首都再次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并成立了临时政府和拥有来自苏联的飞机、坦克等先进武器、人数达30000人的正规国家军队。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独立运动的参与者不仅是维吾尔族,还有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乌兹別克族、塔塔尔族等突厥民族,以及蒙古族和回族、锡伯族等其他民族。譬如,共和国总统艾力汗·吐烈是乌兹別克族,总参谋长伊斯哈克伯克将军是柯尔克孜族,民族军总司令达列力汗将军是哈萨克族。政府官员和民族军官兵都是由新疆各地方民族组成的。

1945年1月5日,共和国临时政府委员会举行第四次会议,会上通过了九项宣言。在宣言中宣布:「永远消灭中国在东突厥斯坦领土上的统治」,「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独立的共和国」。

紧接着,全副苏联装备的东突军队对国民党驻军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一直攻打到了首府迪化附近,并且越过天山占领了南疆阿克苏等地,民族军占领了首府之外的新疆大部分地区。国民党政权被围困在迪化,随时面临崩溃。

此时,正逢二战刚刚结束,在雅尔塔会议上,新疆的命运已被几个大国定论。中国政府於此情势下,承认了苏、美雅尔塔秘密协订,同意蒙古「独立」,答应了苏联在中国东北的特权要求,换取苏联方面放弃对东突厥斯坦政府的支持。

蒋介石要求苏联放弃支援新疆,换取外蒙独立

1945年7月5日,蒋介石在一次关于中苏会谈的讨论会上提出:「苏联政府如果能保证中国对东北和新疆的领土和行政主权,对中共和新疆变乱不再做任何支持,中国政府才考虑苏联有关外蒙的要求。」

会议后,蒋介石向在莫斯科与苏联谈判的宋子文连发两道密电,指示可以「允许外蒙战后独立」,但苏联必须承认「东北领土主权和行政之完整,对中共及新疆变乱不再做任何支援」。宋子文根据蒋介石的电令,向斯大林提出,苏联政府如果能在帮助中国平定「新疆变乱」等问题上做出承诺,中国政府可以在外蒙问题上做出让步。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同一天《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莫斯科簽字。《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簽订后,一九四五年九月,莫洛托夫和中国外交部长王世杰在伦敦就东突厥斯坦独立建国事件磋商时表示,这起事件是临时现象,不久就可以平息。於是在得到苏联的保证后,蒋介石开始在公开场合表示「愿意和平解决新疆问题」。1945年底,蒋介石派张治中将军来新疆谈判。

1946年4月,中、苏终于达成协议。双方对新疆私下达成了默契。

苏联开始停止军事援助,阻止东突厥斯坦军队对国民党的进攻行动并向东突政府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与国民党和谈。

不屈从於苏联的压力,反对和谈,主张继续武装独立的临时政府主席艾力汗·吐烈在一天夜晚被苏联驻伊犁领事请进领事馆参加联谊会,随即被扣押并迅速送入苏联。

随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推选阿合买提江·哈斯木为新的政府总统,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为政府总理。新政府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苏联的建议,答应和国民党政府和谈。

1946年6月,迫於苏联的压力,东突厥斯坦政府与国民党迪化政府簽署了《十一项和平协定》,成立了以张治中为政府主席, 包尔汉、阿合买提江为副主席的联合政府。

此时,由伊斯哈克伯克将军率领的东突民族军已经占领了帕米尔高原, 準备进攻莎车和喀什,以便南北夹击迪化的国民党军队。正当大功告成之际,由于和谈原因,伊斯哈克伯克将军率领的部队返回了伊犁。北线民族军也停止了对迪化的进攻而停留在玛纳斯河一带等候进一步指令。至此,三区东突政府在新疆的军事行动告一段落。

东突政府认识到,国民党给的自治权是假的

虽然国民党政府在协议里给了东突人民相当大的自治权,但是东突政府认识到国民党政府在玩弄政治花招。1947年,联合政府破裂,东突方面回到伊犁恢复了自己的共和国政权。张治中辞职并返回南京,南京政府委任麦斯武德为新疆政府主席。由此,新疆出现了伊犁东突厥斯坦政府和迪化国民党政府的两个政权对立的局面。

当时的中共对新疆问题表示特別的关切,毛泽东在1949年初就对苏联特使米高扬谈起新疆的重要地位,并有意地提到伊犁地区的独立运动受到苏联支持,拥有苏制的高射砲、坦克和飞机。

米高扬则明确告诉毛泽东,苏联不主张新疆各民族的独立运动,对新疆也没有任何领土的要求。毛泽东不放心,在1949年夏,刘少奇访苏之前又同科瓦廖夫谈到新疆问题。最后,苏联答应放弃对三区东突厥斯坦政府的支持,帮助中「解决」新疆问题,但条件是:中共要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保障苏联对中国东北地区的铁路、矿产和旅顺港、大连港的特权。中、苏两国的共产党就这样秘密达成了交易。

此时,共产党在与国民党之间的内战中已占绝对上风。1949年,共产党占领了大部分的中国土地,彭德怀的军队开始攻打西北,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

1949年9月,新疆的国民党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国民政府主席包尔汉分別通电起义。接着,王震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二、六两军开始大举进军新疆。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阴谋,让东突厥斯坦独立最终成泡影

正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和斯大林秘密策划了一场阴谋,1949年8月14日,邓力群带领三名工作人员和一部电台取道阿拉木图到达伊宁,经过苏联领事的安排与东突厥斯坦领导人会晤,把毛泽东发给邀请三区东突政府领导人去北京和谈的电报交给了东突临时政府。

斯大林也派人表态,要求东突厥斯坦政府接受邀请去北京谈判。东突政府经过讨论后决定去北京,但是要求坚持独立建国的原则,随后把这个决定通报给了斯大林。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有去无回的政治谋杀。

当时,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主席阿合买提江·哈斯木、总参谋长伊斯哈克伯克将军、民族军总司令达列力汗将军、政府总理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等五人决定经苏联转机去北京谈判。但是,他们进入苏联境内后,就再也没有音信了。几天后北京共产党政府发表声明说「谈判代表们乘坐的飞机在蒙古上空失事,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并表示「深切哀悼」。

直到上世纪九○年代初苏联解体后,KGB(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开了关于这一事件的秘密档案,真相大白于天下。原来,这是毛泽东和斯大林秘密策划的一场阴谋,当时这几个人到了苏联就被KGB绑架,带到了莫斯科后遭秘密枪杀。

一位当时参与拷打这五人的KGB人员,在苏联解体后于一家杂志上发表文章披露了这段秘密。根据这篇文章提到的线索,海外东突组织特意前往莫斯科,找到了当时参与这起事件的一位前克里姆林宫医生,这位医生说:「这五个人是被关在原沙皇的马厩里,在那里被处决的。」

谋杀事件发生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群龙无首,陷入了混乱。阿合买提江总统临走前曾委托当时的教育部部长赛福鼎全权负责政府工作,所以赛福鼎被视为是合法继承人。毛泽东又邀请赛福鼎重新率代表团去北京完成谈判大计。结果于1949年10月,赛福鼎率团来到北京参加谈判,最终接受并签署了《新疆和平解放共同声明》。

由此, 东突厥斯坦又一次失去了独立建国的大好时机,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1944∼1949年)被苏联和中共联手扼杀!

中共对新疆从两少一宽的民族优待到集中营种族灭绝

两少一宽是由胡耀邦提出的一个临时政策,本来在严打结束时就应该结束。而在严打结束时,赵紫阳垮台,胡赵一脉的政治力量被连根拔起,没有一个继承胡赵的政治力量继续执行这个政策。而所谓少数民族优待是一种非常僵硬的优待,仅仅只是规定每个企业必须雇佣一定比例的维族而已。实际情况就是因为大多数维族受教育程度低,单纯是作为一种企业成本被白养起来。一方面汉人认为维族受到优待觉得嫉妒,另一方面,中共的驻疆兵团占据大量新疆资源划归军用,而剩下的新疆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不会雇佣必须比例以上的维族人。同时,在新疆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被骗来的汉人来了就不准迁出新疆,但是少数民族可以随意迁离。通过这些政策逼迫新疆的维族人离开新疆谋生。

两少一宽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鼓励你去作奸犯科偷鸡摸狗么??试想维族人受教育程度低,民风剽悍,被逼离开了新疆,还被赋予了偷鸡摸狗的私掠许可证,他们会做出诸如切糕小偷之类的行为完全顺理成章么,这就是被政策鼓励出来的行为么。一方面这个政策本身就劣化了维族,挑拨了民族矛盾,另一方面,也顺利抹黑了胡耀邦。把胡耀邦说成胡乱邦明显是具有政治宣传色彩的。

1989年‘六四运动’,维族和汉人站到了一起。吾尔开希和李鹏的对话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4年,中共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开始对新疆建设再教育营(集中营)。2016年,陈全国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后强化治疆政策与行动,打造了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增加招募3万多名警察和9万名协警,设立7300个安全检查站和成千上万个“便民警务站”,对新疆的文化与种族清洗达到高潮。根据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部分专员、多家外国媒体和机构调查研判,在新疆因宗教信仰、民族身份或其它原因进入再教育营的人数至少100万人。2018年面对国际舆论,中共将集中营关押的新疆南部维吾尔族转移至北疆,北疆哈萨克等民族关押人员转移至甘肃等地,转移人员就超20多万人。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