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靖渝又确认了一下通话记录——中国时间星期四(2月25日)凌晨12点41分。他说,那是父亲借口去倒垃圾,摆脱了警察的监视,从楼梯间打来视频电话的时间。

昏暗的灯光下,王靖渝看不清他的脸,但明显感觉父亲的声音变得很脆弱,疲惫而苍老。

不到两分钟的通话中,父亲告诉他,他和王靖渝的母亲每天早上6、7被带到派出所,晚上放回家。从星期三起,每到晚上7点,就会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到他家来;9点左右会再来两个自称是警察的人,他们巡视大约一小时后离开;另外两个警察会留下来陪他们过夜。 男警察和父亲睡一张床,女警察和母亲睡隔壁房间的另一张床,天亮后再把他们押回派出所。

警察对他父亲说,因为王靖渝最近接受了境外媒体采访,影响恶劣,需要对他们采取监视居住。

“我父亲原话是说,如果我再在境外的媒体上发声,他们看到会直接把我父母拘留,” 王靖渝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

星期五晚间,因身体状况恶化而卧床的母亲获准在警方监控下与他通话。她说, 王靖渝这几天在网上发布的一些信息以及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事件已经引起工作单位和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家里来。 王靖渝的父母均为国企员工,目前都被要求停职配合调查。

现年19岁的王靖渝2019年7月离开老家重庆,目前正在欧洲旅行。这个星期,因为在微博上发表质疑和批评在中印边境冲突中阵亡的解放军官兵的言论,他被网民举报。

重庆市沙坪坝警方的公告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犯罪嫌疑人王某刑事拘留,并对其上网追逃”。几天来,他受到网民的猛烈抨击,被说成是诋毁解放军是“卖国贼”、“汉奸”。他和家人的个人信息——姓名、出生日期、家庭住址、父母工作单位、手机号码等也被疯狂“人肉”。

王靖渝告诉美国之音,从推文发出到警方突袭他家大约只用了20分钟。

img

“当天晚上(2月21日)6点50左右,我们重庆当地的警方,以及国安人员,还有不明身份的警察,就是没有身着警服,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就已经冲进我家,”他说。

据王靖渝说,警察用手铐将他的父母制服,查抄了家里包括iPad、电脑、现金等很多物品,接着把父母带到沙坪坝区覃家岗派出所,关押在不同的审讯室,要他们和儿子联系,立即删除微博,否则就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他告诉我,不管你在哪里,你这个事情影响这么大,现在整个中国人民都知道你诋毁解放军。中共中央、外交部、很多部门都知道这个事情。他说,如果你不回国,就算你在美国,在欧洲,我们也会把你引渡回去。他在电话中还威胁我。他说,你个人的能力强,还是我们一个国家的能力强?你不要以为其他的国家能够保护你。这个是痴心妄想!”

王靖渝还说,从事发第二天至今,父母每天都被带到警局12个小时,不给吃饭, 体弱多病的母亲偶尔会得到一杯水。警方逼问他们儿子何时回国,并以刑事拘留相威胁。每天还有很多网民跑到他家去敲门。家门口24小时都有人。

“王靖渝:我是覃家岗派出所派出所民警,限你三日内到我所自首,否则你父母没有好下场,” 他在推特上公布了据称是来自警方的短信。

连日来,美国之音多次拨打这个派出所的电话和网民发布的王靖渝母亲的手机号码,但都无法联络到相关人员。

关注王靖渝案件的前中国人权律师、现居美国的法律学者滕彪说, 以往只听说过“猎狐行动”这类在海外追逃所谓贪污犯的跨境执法,但是因为言论而被“上网追逃”的事还是闻所未闻。

他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近来在《刑事诉讼法》中创设的“缺席审判”制度,使得像王靖渝这样身在海外的人也可能被治罪。

就在王靖渝事件发酵的同时, 中国警方还在北京、河北秦皇岛、贵州贵阳、广东茂名、四川绵阳等地发起协调一致的行动,以“侮辱诋毁英烈”为名,三天内追查了7则涉及中印边境冲突阵亡官兵的网上言论,拘留了6人。

2018年,中国颁布《英烈保护法》,下个月将开始施行的刑法修正案进一步加强了该法的惩治力度。修正案规定, “侮辱、诽谤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滕彪说,当下中国对网上言论的管控无疑更严了,抓人、判人的门槛大大降低,也有越来越多在海外发表言论,回国后被拘留或其国内的家人受到株连的事件。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是没有这种株连制度的,”他说。“每个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无论是父母、亲人、相关联的人都不可能为其他的人负责任。刑法、宪法、刑事诉讼法等都有明确规定的。但是在实践当中又是另一回事。这种政治株连还是非常普遍的。”

人权观察组织1月发布的《2021世界人权报告》批评中国当局在持续打压人权捍卫者群体的同时,日益将维权人士的家属作为打击目标。

身在海外的王靖渝很担心父母的安危,唯一让他感到宽慰的是,父母很支持他,没有责怪他一句。 父亲甚至和警察据理力争:“就算说我儿子犯了法,我没有犯法,报我的身份证,报我的家庭住址是不是违法的?王靖渝犯了法,你去抓他,你不能来连累我。”

“警察跟我父亲讲,没有连累你,没有把你打死都算好的,”他告诉美国之音。

王靖渝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反贼”,很大程度上是受家庭的影响:爷爷在政府当了一辈子官;父亲从空军退役后被分配到重庆公安部门工作,原本可以仕途大好的他因为看不惯周遭的很多事选择到一家国企去做销售,又因为厌恶虚假的选举,辞去了人大代表职务。

“当时我们重庆本来治安就不好,公安就是土匪。我父亲也是亲口告诉我,重庆的警察到处去找民营企业、大户人家收保护费。你不拿钱就要弄你,就要打你。我父亲甚至告诉我,在重庆偏远的一些乡村里面,警察就是天王老子,警察就是上帝,你要是不听警察的,就有你好看,就当你全家没有好下场,” 王靖渝对美国之音说。

从小,父亲就教他“翻墙”,给他讲被官史改写的历史,要他不要相信中国媒体的报道。“那些都是谎言,”他说。

在学校,王靖渝是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他会对同学们说:中国共产党是非法窃取政权的;任何一个政党的领导人都应该是人民的选择。共产党的领导人不是人民选的,是内定的,它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法的政党。

“在中国,你要是跟共产党对着干,你就是死路一条,”校长训诫他。

为此,他转过很多次学,也过早地尝到来自官方的打压。

王靖渝说,他不会回中国,未来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继续在墙内多发声。“我讲的这些东西可能99%的人不理解我,但是如果能让1%的人清醒过来,我觉得都是很有价值的。”他说。

“不要放弃你的理想,”那天在昏暗的楼梯间里,父亲从那通偷偷打来的电话中对他说。“你不能临阵退缩,你哪怕是要死也要死得光荣,历史会记住你的。”

王靖渝想再说些什么,但父亲匆匆挂断了电话。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