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政府债务不断累积,地方债最大的问题在于利息,和利息引发的一些连带关系。

中国地方债的平均利率在3.64%,一般债务在3.7%,专项债务在3.61%左右。但是一般来说大城市能够享受到的政策性浮动调整基点比较多,比如上海在2019-2020年度的地方债平均发行利率能达到3.47%,同年降比可以达到26个基点。 那么这些举债成本就会被二线城市分担,二线城市再通过政策调整把这些成本转嫁给县级市,击鼓传花一层层走下去。

这还不包括地方财政中,个别平行财政支出不足,和个别专项中采用的地方债务或者违规贷款。如果全都计算在内,学界预测地级市的举债成本,利率就高达3.77%,个别乡县可以超过4.5%。

这么大的举债压力和利率成本如果有效控制,长远规划,那么也不会对地方财政构成致命负担,但是中国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地方领导一般都是就任5年为一个任期,他上任时就玩命举债刷政绩,玩命发钱刷口碑,玩命基建刷数据,玩命立项刷指标。5年以后他混了一身好成绩,拍拍屁股走人了,新来的领导怎么办? 新来的领导也不能被上任比下去啊,于是也么干。

这么干就造成第二个问题,就是大面积的地方债延期,中国的地方债延期率已经非常接近30%,部分地区甚至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借了新款换旧款。 那么平时你可以这么干,一旦积累多了,换了两三套领导班子,总有那么几笔债务同时爆发,就引发了交叉违约。

其实现在那些“交叉违约”地方没钱,老师和窗口单位发不出工资的,他们的领导班子都很冤枉,钱根本不是他花的,也不是他借的,结果赶上习近平政府,他没法大规模的基建,建立不起来资金蓄水池,有土地想搞个集资也不敢,那咋办? 与其我去盘活这个债务盘子,让我担风险,那我宁可不换,坐以待毙,然后等这个窟窿无限大的时候,我不捅,让金融机构捅,捅破天了一追查,是上任和上上任干的,那我相对安全,我也没得罪人,没举报你。

中国现在地方上,财政支出中超过10%是去支付地方债利息的比比皆是,超过30%的不在少数,极个别地区甚至财政规划刚做好,没钱了,因为除了基本的财政平行项目和工资以外,全都还本金利息了,整个财会和审计就变成一个死结,说不好听的就是等中央旧呢,但是财政部三令五申说了,中央绝对不会给地方债务兜底,话音刚落,地方没说话呢,银行不干了“你说谁呢?你再说一句?” 这个不是闹的,这也不是过家家,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整个中国其实都明白,地方债务一旦大幅度违约,中央是不可能杀地方出气的,中央也知道地方债务繁复,那么最后追责时,你财务部不兜底,那么就是金融和国资兜低呗。

经济就是这么回事,邓小平有句话叫棍棒打不倒经济规律,共产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时候看似无所不能,但是它不能脱离和违背基础经济和金融原则,其中基本一条就是欠债要还,而且要给利息,这可不是习近平大手一挥就能归零的,你归零了国务院的审计怎么做?央行和八大行的扩表怎么落?地方一级行政区划的预算还要不要写?以后所有市县都不还钱把你习近平仍机器里印出钱吗?

而且地方债极为特殊,他不是超发货币能够解决的了的,我们知道通货膨胀=M2*V/T 其中M2是货币量,V是流通,T是生产力,你在生产力维持不变的前提下,无法解决流通问题,就用M2给地方债务还款?那地方傻啊还是中国人都弱智啊?跟你俩玩大富翁呢?

中国总共200多万亿的债务,人均负债率127%,落到人头上每个人背负13.37万债务,每一个新财年新增债务同比都超过30%,而且财政部部长刘昆曾经说过,中国的地方债一般性债务+专项债务 这两者总和和违规举债,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的比率大概是2:1.46,也就是说现在地方债务浮出水面的大概还有36.5%没进入统计口径,就算现在习近平大笔一挥,说中国不过了,印200万亿出来,然后中国人也都傻逼,啤酒该3块3块,早餐包子该2块2块,那么很快会惊喜的发现,地方政府的流动性问题还没有解决,他还是欠了72万亿隐形债务,税务款项还是在还本金利息,地方建设和盈利事业还是被债务掐脖子,而且地方领导为了刷政绩还是继续高举债务前进。

地方债暴雷,现实会发生什么事?

政府没钱:参考国企的大下岗,减员裁并提早退休,自谋生路

政府没钱还债券:参考p2p,买债券的血本无归财富归零

持有债券的银行机构:血亏撑不下去破产倒闭,烂摊子丢给政府接管

政府没钱付各种款项各项工程:停工,城市机能失灵,参考底特律变成没有秩序的城市

政府没钱会怎么做? 1.发债2.借款3.罚款4.加税5.搜刮6.印钞。

目前,地方政府为偿付债务实施了疯狂的土地财政和间接税收(收入越高逃税越容易,收入越低税务变化影响越大,因为大部分的消费品都得课税(国内农产品基本上以补贴的形式补回去了),工资侧企业营收先课一次,工资再扣掉社保这个超低效率无底洞,这个过程中任何一节的税收变化都会很大的影响到实际收入的购买力),将债务转移到平民百姓头上。如果不考虑偿付,还会采用通胀解决,通胀重拳出击可比收几个点的消费税猛多了。

地方债从来不是问题,甚至可以说为了城市发展是有必要的。但,中共地方债的问题是与土地财政上深度绑定。地方借钱搞的大部分项目都是劣质资产,最值钱的只有土地,要清算掉这些地方债会面临优质资产没人愿拆,劣质资产没有利用价值。

如果,地方政府玩破产:

程度不大会让中央拨款兜底,一个财政转移支付就解决(中共仗着不能自由兑换维持汇率,大肆印钱,银行发行债务货币,m2已超gdp几倍,地方债固然惊人,印钞厂只需加班就能全部解决,至于到时候1千万能买几根油条就不好说了);

大危机就选择印钞或者银行喜提天量坏账,献祭物价或者献祭银行存款甚至银行本身,各种手段皆可将债务高效转嫁到普通人。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