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原作者Opllx。

 

究竟是壮士断腕方能彰显勇气,还是负重前行显得坦荡无畏?

 

迎着夕阳,策马扬鞭,纵情驰骋在西部平原之上;沐浴夜月,刀光剑影,沉迷陶醉在乡野营帐之间……

 

如果说《西部世界》上一集展露了自己在剧情设计上的信心,那么这一集则更多显示了其在主题营造方面的野心“幕府将军世界”不仅扩充丰富了本剧的世界观,还借此场景用更新鲜更立体的方式阐述了主题——

 

继第二集德洛丽丝和梅芙“双女主”短暂相遇过后,本集在两人并未见面的情况下,进行了她们所执理念的首次正式交锋:究竟是壮士断腕方能彰显勇气,还是负重前行显得坦荡无畏?

 

 

“将军世界”的拯救

 

梅芙等人被“真田小队长”(果然还是管真田广之叫“真田小队”长最亲切啊,暴露年龄了– –)武藏一行人袭击后,沦为俘虏。

 

希维斯特在路上半调侃半期望菲利克斯,能劝说这群黄皮肤的日式接待员放过他们,反被菲利克斯回呛:我是香港人。

 

这个小细节不难看出《西部世界》的编剧还是很懂东亚这边地域梗”的,至于了解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但至少比许多单纯调侃亚裔的美国编剧有料多了……

 

其实就算公平对决,赫克托、阿梅斯蒂等人也不一定是武藏他们的对手,因为“幕府将军世界”是难度最高的乐园,适合真正的杀戮狂,里面的接待员也普遍更为强悍。

 

从设定来说,目前出现过的三个主题公园,按难易度来排,分别是“印度拉吉”(简单)“西部世界”(普通)“将军世界”(困难)

 

梅芙想用管理员权限开口发号施令,结果失效了——这些接待员本该根据“游客”语言改口说英文的,显然,西部世界的故障也“传染”到了将军世界。

 

至少,梅芙得改口说日语才能号令对方。

 

一行人跟着武藏的浪人小队进入了小镇,越看越觉得周围环境眼熟,直到他们重演了赫克托匪帮的“酒馆大劫案”,他们才发现故事线被复刻了——希斯摩尔承认剽窃了一些“西部世界”的人物故事设定,但没办法啊,换你在三周内写300个故事试试?

(突然有点同情这兄弟,分明是个被黑心公司压榨的苦逼员工啊)

 

武藏就是赫克托的翻版,冈本多绪出演的纹龙女箭手则是另一个纹蛇女匪阿梅斯蒂,而菊地凛子扮演的艺伎馆老板娘茜,自然等同于梅芙以前担任的酒馆老鸨了。

 

在梅芙解禁并提出“文明对话”时,其余人仍有些剑拔弩张,是茜率先同意和谈的,因为她先于别人发现了双方的相似之处。看来不管在哪里,“老板娘”都是最厉害的角色……

 

换个角度看,也只有最“卓越”的接待员才能最先开始觉醒、突破自我。

 

艺伎妆、三味线、扇子舞……所有人都在享受日式风情的时候,梅芙却只想快点离开去找女儿,同样不耐烦的还有赫克托,只不过他想把武藏剥皮抽筋……

 

希斯摩尔的存在就是为梅芙(和观众)答疑解惑的,赫克托之所以对武藏充满敌意,是因为他不该出现在这里遇上自己的“双生机器人”,这样会扰乱认知,提升攻击性和疑心,干扰反馈回路。

 

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阿美斯蒂和女箭手则已有了种看到孪生镜像的味道了……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将军的信使来了,点名要带走年轻的舞者樱。

 

按照常理,老板娘茜别无选择,为了不触怒将军她只能交出樱……而这一次,她却为了心爱的干女儿直接杀了信使。

 

这一行为,形同于梅芙为了“女儿”做出种种违背常理的事情——梅芙主动开口要帮忙,心中的首要理由已从借机去“雪湖”的通道离开将军世界,变成了帮助茜。

 

在忍者夜袭一场戏中,梅芙不但预见了袭击,语言命令也起作用了,更BUG的是,她在开不了口的情况下,用更高级的“无声神音”命令了忍者自杀。

 

 

 

迄今为止《西部世界》中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一个人:福特。相关想法放到最后再说。

 

剩余忍者见到“巫术”后纷纷逃离,希斯摩尔再次震惊了,忍者从来不会出现在这个故事里,而军队也不会开进小镇,看来“将军世界”也全都乱套了……

 

梅芙出谋划策,让武藏、赫克托等人去正面拖延时间(他们无法拒绝),自己和剩下的人去做反击准备。

 

希斯摩尔回头再次提醒梅芙,如果将军已经能随意指挥忍者和军队了,那么他们对抗的生存率几乎为零,正确做法应该是甩掉茜,远离这桩烂事,直接离开这里,“都是代码作祟,干嘛管这闲事?”

 

你错了,我本该自私自利,现在却在为别人冒险,谁能解释得清楚里面的缘由?你自己要走要留悉听尊便,反正这个场子我梅芙要帮到底。(希斯摩尔内心OS:可我一个人不敢跑啊!)

 

在三个同行的人类中,大概只有菲利克斯真心愿意帮助梅芙,希维斯特只会发牢骚,而真正有心机、有能力搞事的是希斯摩尔……

 

 

 

一行人在路上发现了被处死的人类保安部队(形势非常恶劣),希斯摩尔趁着小解机会偷偷拿走了对讲联络器,看来注定是要整幺蛾子了。

 

梅芙此行意志坚定,她向茜保证会救回樱,这是(属于)我们(母亲)的战斗”。

 

扮成天朝使节团来到营帐后,梅芙叩见将军送上重礼金象,原来之前是玩变装搞宝贝去了……

 

但梅芙真正的计划是挑拨离间——在讨好将军之余,她却没有为“尊敬的”大名们准备礼物,以这群死认“礼数”的接待员脑袋,只要稍加利用一下他们之间的矛盾,就能伺机浑水摸鱼了。

 

可这时,希斯摩尔和梅芙才发现将军是漏皮质液故障了,而不是“觉醒”了。

 

如果是清醒的人,那还有道理可讲、有计谋可耍,而“疯子”会做出任何难以预计的事情来。比如让手下都割掉耳朵失去听力(别管科学现实,只要接待员们认为自己听不见就行),不被巫婆蛊惑——面对这样没有常理的对手,梅芙的计谋失败了。

 

茜不会在意这些,为了樱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为残暴的将军再舞一曲又有何妨?

 

表演开始前,茜不停安慰受伤的樱“未来会好的”,还说出了梅芙讲过的台词……梅芙亲切地邀请她们一起去“新世界”,还告诉茜她们经历的一切都是谎言——茜脑海中也响起了“二分心智论”的神音……但她一时间仍不能、不愿接受这样的“自由”。

 

“有些东西无比珍贵,不能失去,即便是为了自由也不行。”

梅芙进一步认清这点后,坦然入席,眼见将军杀死了樱,痛苦的茜沉住了气,在独舞时伺机杀了将军……

 

在两人被当成刺客,即将身首异处时,梅芙承认茜是真正的母亲。

 

此前梅芙已经隐约感受到了新的声音,而后这一时期的经历,更让她确定并站稳了自己的“道路”,她忽然学会了使用“咒语”,让整个营帐的人开始自相残杀……

 

 

 

大部队来了也不怕,既然我找到了新声音,那就好好利用它来守护我所珍视的东西。

 

 

“西部世界”的断腕

 

 

德洛丽丝和泰迪带着小分队回到甜水镇,先前一直没猜到她想要什么,结果其实很简单——为了追回父亲彼得,德洛丽丝需要可以通往外界的火车

 

从火车及街道上遍布的尸体,不难想象之前这里爆发过怎样的混乱,想开动火车没法急于一时,必须先清理干净才行。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即便镇上尸横遍野,酒馆里的发牌员和妓女等少数接待员依然在“自行其是”,这其中就包括新任“克莱门汀”(可见这批是被拔除“冥思”程序、智能程度偏低的新款接待员)。

 

克莱门汀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跟着“现任”说出前世的台词,这是所有接待员都被困在“痛苦记忆”里的一个缩影……看透这一切的德洛丽丝才会毫无留恋地说“这儿不是家”。

 

德洛丽丝领着泰迪来到曾经放牧的地方,故地重游、触景生情,泰迪想起了自己做过无数次“有朝一日”的承诺——那我们何不今天就走?

 

泰迪再次旧事重提:如果“自由”是真的,那我们完全可以自由地离开,未来的“新世界”总有我们一片容身之处。

 

德洛丽丝不顾泰迪的希冀,反而提起了牛群生蓝舌病的历史,疾病并非由牛与牛之间传染,而是因为苍蝇传播……换成你,该怎么阻止?

 

泰迪只能“遵从本性”,给牛建立庇护所,照顾弱牛和病牛,尽可能远离苍蝇……

 

他的办法类似于扬汤止沸,或许会有效果,但那个美好结果更多寄希望于自我安慰和命运安排。

 

呵,你果真是个仁慈的人。

 

知道我父亲怎么做的嘛?他烧死了所有病牛和弱牛。虽然不好受,气味也很难闻,但苍蝇跑了,刮骨疗毒效果卓著——这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这段对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德洛丽丝在给泰迪最后一次机会,看看他对接待员中弱者的态度,是否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

 

火车明早出发,安吉拉又抓了个保安队员回来,得知了黑尔等人的终点是梅萨(MESA),这下目的地也有了。

 

顺便一句,“梅萨”也是上集结尾埃尔希准备去向外界发信号的地方,那里应该类似于“西部世界”和外界沟通联络交互的基站/车站

 

通过白天的“测试”,德洛丽丝已明白了泰迪的为人,可她还是选择与泰迪春宵一度,大概是因为那句“我认识你一辈子了,无论在哪儿,我们都要在一起”感人至深。

 

而这一次,德洛丽丝仅仅是想“测试”自己对泰迪的感受——没错,我确实是爱你的。

 

你我都看到了对方最真实的一面……但真实的你活不下去。

大群苍蝇就要来了,你这头“弱牛”被苍蝇叮咬后肯定会变成“病牛”,我不希望你拖累整个“牛群”……我们想生存下去,一些人必须被烧死

 

德洛丽丝明白未来“战争”的残酷,像泰迪这样“心志不坚”的同类很容易会成为累赘,哪怕并非是他本意。

 

换成别人,德洛丽丝早一枪崩掉解决了,可泰迪毕竟是自己的爱人,所以她决心再“死马当活马医”一回,直接让程序员大幅度调整泰迪属性,如果侥幸挺了下来那便最好——如果因此彻底报废,那也是“成长的苦难”。

 

 

“人类世界”的空白

 

 

时间再来到两周后,人类搜索队继续“打扫战场”,包括清理主控室,寻找彼得·艾伯纳西,打捞水岸周围的尸体,抽干山谷等等。

 

看这片湖远处的景象,很像是威廉当初带德洛丽丝看的地方,也就是接待员口中的“极西之地”,线索在继续缓缓合并规整中……

 

从目前回收的三分之一接待员来看,卡尔等人没有任何收获,科斯塔直言:数据都洗光了,核心处理器被全盘格式化,干净到像从来没上线运作过一样。

 

要做到这点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这证明始作俑者已经掌握了至少不低于高级程序员/设计师的权限和技术能力。

 

更要命的是,不光硬盘被清干净了,连备份中心也空空如也……

 

他们无法从“摇篮”中恢复任何东西,所有接待员的备份数据也全被毁了。

 

另外,第一集里卡尔他们发现的“幽灵之国”接待员的核心处理器是有记录的,而这些被打捞起来、明显是被“批量处理”的接待员体内则空无一物,除了进一步证明幽灵之国自成一派外,是否也说明德洛丽丝(或另有其人)已经掌握了那件“秘密武器”呢?躺在尸堆里的泰迪就是最好证据。

 

仅仅依靠一块控制平板无法做到这一步,搞明白这段来龙去脉也就明白了这季的故事,现在只是提供了更多的“因”和“果”,中间最关键的“过程”,还是欠缺解释。

 

所以,伯纳德麻烦你出来说明下。

 

所有世界通用的原则

 

 

本集有一幕很有意思,希斯摩尔在做俘虏时曾说过:语言能力、沟通技巧,这些能力都隐藏在你们的代码中(只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启用)。

 

希斯摩尔的本意是想说明所有接待员都精通多种语言(方便接待游客),但结合梅芙上季里的成长史……换句话说,理论上每个接待员都有一身“屠龙技”,但只有极少数能突破人类设置的壁障进行自我调整。

 

梅芙和德洛丽丝在这集中有一个共同点,她们有意无意都同意了“接待员中有弱者”这一事实,但秉持着不同“接待员觉醒之路”理念的人,选择走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德洛丽丝当然爱泰迪,共度良宵之后她更确定了这份感觉的真实。

 

但泰迪也确实是她眼中的弱者,接待员未来要去的地方,容不下你这样的人”……德洛丽丝并没有出于私情把弱小的泰迪当“小奶狗”养着,而是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给他一次“属性重置”,即便把他弄残弄死也在所不惜,“为了成长,我们都需要受难。”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把德洛丽丝换到梅芙的故事中,她会收服敢于背叛将军的武藏,以及拥有了自我思考决策能力、还胆大妄为的茜,为了她,德洛丽丝大可以消灭掉形同南方军的将军一伙……但在德洛丽丝的计划里,恐怕不会有樱的位置——而这也是梅芙与她最大的差别。

 

樱只是个柔弱无助的艺伎(有点像原始设定的德洛丽丝),离了养母茜和“记忆基石”雪湖,她恐怕什么也不是,梅芙愿意出手相助,更多也是想帮助同命相怜的茜,对于矛盾核心樱,她反倒没多少感觉,这从她开导希望茜母女俩跟自己走时也能察觉一二。

 

然而,茜的态度让梅芙对于自己的言行有了新的认识:有些东西比“自由”更加珍贵。

 

如果说之前梅芙的帮助还有“私心”,那从这一刻起,她的动机已经开始超越了“私利”的范畴(高尚的人类也不过如此)。

 

在福特的理论中,接待员由外至内的觉醒包括记忆即兴行为私利和(秘密)终极核心四个阶段,而梅芙已经摸到了最后阶段的门口,所以我的猜测是:梅芙的“新神音”是福特赐予她的。

 

从预见忍者袭击,到非语言的意识命令,再到全面掌握新技能,这是希斯摩尔都从未见过也无法理解的超高级权限,而此前也只有福特拥有这能力。

 

所有人都在福特设计的大型生存游戏中,每个人都在寻找“那扇门”,梅芙是最先完成“无形目标任务”的,于是福特开心地送了她最大礼包(作弊器)。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梅芙或许真的是靠自己完成了究极突破,德洛丽丝的“霸道”也不一定比梅芙的“王道”落了下风……孰是孰非、孰优孰劣,还得由观众自己来评说。

作者 影视123资讯

服务影视,传播价值!